谢谢喜欢 到此为止

[丞廷]Fever dream 02

01

朱正廷对“范丞丞”这三个字的第一印象和很多人一样,“范冰冰的弟弟”,然后就没有了。甚至因为第一位在他面前说起这个名字的朋友中文发音不太标准,以至于后来他真正第一次和这个名字所指代的男孩相遇时,他并没能马上就把二者联系起来。

 

他记得那是一个和过去的无数个日子一样在练习室度过的下午,刚结束一堂声乐课,同班的练习生们正和自己相熟的朋友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商量着接下来是该去吃饭逛街还是相约练习。他像往常一样拍了拍黄明昊和李义雄的肩膀,没有多说什么,三人便一起朝着常用的练习室走去。

在他们左边的那一小群里,似乎有人说了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突然间就爆发出了一阵“真的吗?”、“你哪里听来的?”、“骗人的吧?”的感叹。他们弄出的动静有点儿大,于是整条走廊的视线便都集中了过来。

最开始说话的那个练习生向大家道了声抱歉,然后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神神秘秘的开了口:“你们知道吗,范冰冰的弟弟要来我们公司了。”

“范冰冰的弟弟?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可靠吗?”

“他来干什么,当练习生?为什么不去他姐姐工作室?”

“我们公司这么厉害了啊,连范冰冰的弟弟都要来?”

大家七嘴八舌叽叽喳喳,把最开始爆料的那个练习生团团围住,迫切的想知道具体的细节。谁知道这哥们也只是个八卦搬运者,消息的二道贩子,“我是刚才来上课路上听到有工作人员在聊天,具体我也不清楚,他们就说了范冰冰的弟弟要来,好像是叫……范……丞丞?别的就没说什么了。”

他的话音刚落,原本拥挤的人群瞬间就四散开来,只留下空气中几声嫌弃的抱怨。还有更远一点的地方传来的,“这种后台硬的肯定一来就出道了,我们不会见到的啦。”

 

“他们说的是那个范冰冰吗?”在走出了一小段距离后,刚才一直保持着沉默的李义雄突然小声的提问道,“她还有个弟弟?”

“不然还能是哪个啊,”黄明昊撇了撇嘴,“你在韩国听说的少——”

“别聊天了,该训练啦!”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练习室门口,朱正廷抬高了声音打断了黄明昊的发言,然后伸手推开了练习室的门,“是不是真的之后就知道了。我只知道今天再不把这个footwork练好晚上有人又会吃不下饭。”

“知道啦知道啦~”两个弟弟在他身后对视了一眼,然后便乖巧的分别去开灯开窗接着自觉开始热身。朱正廷也从背包里翻出了练习用的乐谱,继续前一天的进度。

这是朱正廷接到准备参加produce 101第二季通知的第三个星期,也是他开始练习生生活的第二年。两年里公司里的练习生来来往往,他见过已经组合出道的前辈,也见过选择退出回归学校生活的小男孩,而他自己也渐渐的习惯了舞蹈演员到练习生的身份转换。“范冰冰的弟弟要来乐华”这个消息就像他听说过的无数或真或假的八卦那样,像春日里柔和的轻风,在湖面上拨弄出了一阵小小的涟漪,然后便什么都没有留下。

 

那之后朱正廷并没有再关注过“范冰冰的弟弟”这件事,他似乎是听到过那位弟弟的确加入了公司成为了练习生的消息,又似乎是没有。但这对他来说都不重要,距离要正式参加录制的日子越来越近,他在练习室里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能有时间八卦还不如多练两个动作,或者多睡五分钟。

拼命练习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他常常一抬头看向窗外就发现似乎几秒前还在热情的散发温度的太阳已经换成了弯弯的月亮。朱正廷是在某个凌晨三点昏昏欲睡的离开练习室回宿舍的路上,无意间打开手机,看到微信上妈妈发来的标着中秋节快乐的转账记录时,才意识到夏天已经悄悄过去了。

他点开语音用最活泼的声音回了一句“谢谢妈妈”,然后突然想起现在的时间又手忙脚乱的赶快撤回。但微信界面上依然留下了一条撤回消息的记录,他懊恼的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欲盖弥彰的打了一句“半夜突然醒过来了,我其实很早就睡啦”,但最后还是没有点击发送。

于是这天晚上朱正廷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很久都没能睡着,甚至还忘记了给手机设上闹钟。自然的,当他醒来时,距离他平常起床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了。等他匆匆洗漱好赶到公司,最喜欢的那间练习室里已经有了人。他没多纠结,在登记表上随便选了个空房间,找工作人员要了钥匙,便开始了今天的练习。

=tbc=

 

 

评论(9)
热度(108)

© 蒙脱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