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喜欢 到此为止

[丞廷]风和日丽 (完)

风和日丽

 

朱正廷是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下和范丞丞重逢。

现在是春天,一个普通的周日早晨,朱正廷一大早就顶着加班过后好不容易睡着又被电话吵醒的起床气和蒙蒙的细雨,去母后那里把他娘亲的心头肉——一只精致的名叫小宝贝的小泰迪接回家。他亲娘今天突然决定第无数次跟她的小姐妹们去海外度假顺便回忆青春,不放心小宝贝在宠物店孤孤单单,于是便点名让他这个哥哥把狗接走照顾。

入春以来,A城已经接连下了足足一个月的雨,整个城市都被湿乎乎的水汽笼罩,即使撑着伞走在路上,也好像批了床刚从洗衣机里捞起来没甩干过的毯子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朱正廷一手举着雨伞一手提着装着狗的宠物旅行箱,他昂贵的鞋面和长裤上都粘上了泥点,但他没有任何擦干净它们或者小心点走路的意思,只是继续踩着浑浊的水花往公寓大楼走去。

他娘亲的小宝贝,他的亲弟弟——尽管已经有了四五年的感情,依然和他不是很熟。虽然每次回家都会给这家伙带点好吃好喝好玩的,但这白眼狼从来都不正眼看他,连汪都懒得赏给他一声——这会儿正在宠物专用的旅行箱里嗷嗷乱叫,仿佛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朱正廷被它叫得有些心烦,可又不能跟一只狗发脾气。他只能一边想着一到家就把狗关在客房里,好吃好喝的供几天,等他娘亲一回来就马上打包送走,一边加快速度朝电梯走去。

A城已经下了一个月的雨了,重复这句话的意思是,空气湿度很大,地板很滑,走快一点的话其实是很容易摔倒的。果不其然,精致的朱先生也没能逃过一劫,他只觉得脚下一滑、重心一个不稳,身体瞬间不受控制的向前倾倒。

要是在往常,以朱正廷多年练舞的平衡感,不说他会不会滑倒,就算是滑倒也能瞬间完成一套高难度旋转动作然后稳稳站定。但现在他一手狗笼一手长柄雨伞,周围又没个什么能抓能靠的——

他把装着小宝贝的笼子往怀里护好,然后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正廷……哥?”

想象中的撞击并没有到来,有一双手稳稳的扶住了他,他闻到了淡淡的男士香水混合着些许烟草的香气。说话的声音他应该是很熟悉的,但好像又和记忆中有所不同。

朱正廷突然觉得他好像有点不太敢睁开眼睛。

但即使是贞子大战伽椰子在他眼前真实上演,朱正廷也会从捂住眼睛的手指缝中偷偷暗中观察。更何况在他眼前的不是恐怖片女主角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真要说起来的话,反而是个能在恋爱偶像剧里拥有吸粉无数的男二人设的大帅哥。所以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努力用非常自然的语气,和蔼又不失礼貌的回答道:“是丞丞啊?好久不见了。”

然后就是顺理成章没有什么好交代的尬聊过程,双方简单的交换了一下“我现在在干什么和我将要去干什么”的信息:朱正廷得知范丞丞今年从英国研究生毕业归来就顺利找到了A城某知名企业的工作, 昨天刚刚搬进这栋公寓,现在要回家继续收拾搬家公司送来了十八大箱子的行李。范丞丞也了解了朱正廷自从大学毕业开始工作就住在这里,现在正要回家跟他的狗弟弟对决八十大招。

再然后就是更没有意思的一起进了电梯,范丞丞按楼层按钮的时候礼貌的问了句“你在几楼”,发现一个住3507一个在3512,非常近,其实就隔了不到十米。但有趣的是,他们两个人都十分默契的,并没有谁说了那一句,“有空一起吃个饭”,或者任何表达了“我们之后还有机会再见”的句意思的句子。

尬聊过后就是长久的沉默,电梯在小宝贝烦躁的嗷呜声中稳稳的向上走着。8层有个外卖小哥拎着一袋奶茶进了电梯,在15层又走了出去。然后它就再也没有停过了,一直到一声不祥的金属撞击声突然出现在了潮湿的空气中,接着电梯里的照明灯连苟延残喘的闪烁不定都没有经过,直接就熄灭成一片漆黑。

电梯在黑暗中上下晃动了几下,接着便停了下来,但是朱正廷并没有心思去管它。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和他怀里的宠物狗都惊慌失措,小宝贝在笼子里用力挣扎着,他想把手伸进去安抚一下这个惊慌失措的小生命,可又担心它不认账一口咬掉他的手指。两相僵持不下,他只能把慢慢的把笼子放在地上,然后靠在了墙边。

和前男友还有一条一点都不喜欢他的狗一起被关在电梯里。朱正廷绝望的看着黑暗中猩红色的求救按钮,他到底是什么好运气。

好在求救系统没有抛弃这个不幸的年轻人,黑暗中他身旁的范丞丞按下了按钮,几声铃响之后有人接起了电话。范丞丞简单的汇报了现在的情况,对面很快就给出了马上派人来维修,十五分钟内肯定赶到的答复,让他们耐心等待。

处理完这一切之后范丞丞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也不知道在这个信号完全屏蔽的狭小舱体里他还在专心致志的日理万机什么。手机屏幕白惨惨的光照在范丞丞的脸上,明明是堪比粗制滥造三流恐怖片的打光,但这哥们却偏偏依旧好看得让人心动。

朱正廷这才慢慢的、想起了一件事情。

他和范丞丞,好像……根本谈不上是前任男友的关系。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曾经的确是有过那么一段暧昧又模糊的交往,但是谁也没有开口说过“喜欢”,更不用提“爱”。

不,其实本来是有人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只不过在那个据说有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文奇观,却偏偏下了大雨所以一颗星星都看不到的晚上,朱正廷记得他对范丞丞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如果让你误会了——”

后半句话还在嘴边,他的小男孩就用力的摔上了门,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再然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一直到今天。

范丞丞大概可能也许真的非常生他的气,因为在那之后他就和范丞丞失去了联络,范丞丞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收拾好了行李搬了出去,然后还顺便把他所有的社交软件账号都被拉进了自己的黑名单,即使偶尔有些漏网之鱼最后也只会石沉大海。

而那之后的一千多个日子,朱正廷就再也没有听过任何关于那个从认识开始就总喜欢有事没事来找他玩的社团后辈、在第三个月就借口学校宿舍条件太差实在不习惯能不能一起合租于是搬进了他家的两年室友、只敢借着停电偷偷拉他手又马上欲盖弥彰的解释是不小心的胆小鬼的消息。

但是,真要说起来,胆小鬼其实是他自己啊。现在的朱正廷又看了一眼对面那个年轻男人的侧脸,然后终于移开了眼睛。毕竟默许对方接近,享受着像男友一样的关心和温度,但在最后、在他们即将迈出那一步之前,又不敢面对可能会出现的一切的人,明明不是范丞丞。

小宝贝还在笼子里低声哀嚎着,平常聒噪得只会让人觉得心烦的叫声在这个黑暗又密闭的空间里,突然带上了点阴森的意味。朱正廷下意识的向范丞丞的方向靠近了一点,电梯里的空间本来就不是很大,他一不小心就撞到了范丞丞的身上。

隔着两件薄薄的春季衬衫,他好像感觉到了一点熟悉的温度,但范丞丞很快就朝另一侧移动了过去,于是他低声道了抱歉,便也取出了手机想要打发一下这尴尬的时间。

手机屏幕上的信号栏里空空如也,他把每一个屏幕上的标致一个一个点开又一个一个关掉,最后还是忍不住又朝着范丞丞的方向看了过去。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电梯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毫无预兆的又晃动了起来,接着迅速的向下坠落而去的。但在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金属互相撞击、摩擦的声音之后,它又缓缓的停了下来,最后卡在了某个位置上。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朱正廷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一切又已经结束。此时,令人不适的坠落感和恐惧才一起从胃底翻涌而上,不过他现在暂时没有空去考虑它们,而是下意识的想要确认范丞丞的情况。只是在这一片黑暗中他依然什么都看不清楚,他有些焦虑的伸手想要去触摸,但下一秒他就被人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没受伤吧?”他听见范丞丞急切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很近很近的地方,带着男士香水混合烟草的香气,和一点熟悉的温度,“你有没有撞到哪里?”

“我没事,”朱正廷伸手拍了拍范丞丞的背,“没受伤,你——”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有一个带着烟草香味的吻就轻轻的降落在了他的唇上。

狭小的电梯里突然响起了警报的铃声,接着原本紧闭的铁门被从外面慢慢的拉开了一条缝,是维修的工作人员赶到了现场。光从缝隙中照进了昏暗的舱室内,朱正廷听见角落里小宠物狗兴奋的叫声,于是他拎起宠物箱,十五分钟后,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他终于离开了这个被困将近二十分钟的狭小空间。

现在他们正在公寓的八楼的大厅里,范丞丞在门被打开之前早早的就放开了他,此时更是已经恢复成了进电梯之前那副礼貌又疏离的样子。故障的电梯暂时停止了使用,于是他们只能一起站在了另一部电梯门口,等着它从顶楼四十降落到底层再爬回八楼。

“范丞丞,”在电梯即将到达的前一秒,朱正廷最后还是开了口。“你是不是偷偷抽烟了?”

年轻男人的脸上闪过一阵慌乱,仿佛考试作弊被班主任当场抓住的小学生,又好像就是当年那个吞吞吐吐的说着想要搬来和他一起住的借口的小男孩。他看见范丞丞下意识的把手伸进外套口袋握紧了什么,然后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我不怎么抽烟,就一两根……”

“你不要狡辩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笑了起来。

“刚刚在电梯里偷偷亲我的时候——”

“我尝到烟味了。”

他们面前的电梯就是在这时停在了八楼打开了大门。但这一次到三十五楼的旅程安静平稳,没有任何意外,甚至也没有发生对话。

只是在他们一前一后走出电梯,然后分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的时候,范丞丞才像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突然开了口。

“朱正廷,我刚才偷亲你了。”

“我知道。”

“那你现在,还打算误会吗?”

A城连绵了整整一个月的雨好像已经停了,这是一个好天气的春日,非常适合一起带着小宝贝到公寓楼下的绿地里去偶遇一只同样精致的小母狗。

或者开始谈一场久别重逢的恋爱。

=fin=

评论(10)
热度(238)

© 蒙脱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