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喜欢 到此为止

[丞廷]La Longue Route (完)

La Longue Route

 

不是没有一起在半夜溜出去过。

不管是在韩国练习时候,还是回国一起拍宣传照的时候,甚至在大厂没日没夜的训练的时候,他们都有三更半夜一起绕过工作人员和宿舍门口的保安,翻过围墙,然后在夜晚的街道上游荡的经历。

最难翻的墙是大厂,不仅要躲过staff还要瞒过端着长枪大炮24x7蹲守的粉丝,有一回范丞丞翻回来的时候差点被发现,勾坏了一条忘记到底是黄新淳还是黄明昊买的裤子,不过他们宿舍的衣服堆跟山一样高,一直到出厂的时候都没有人发现。

韩国乐华的练习生宿舍难度算是中等,其实那会儿需要翻墙的机会不多,只是凌晨三点之后宿舍区会有门禁。有时候如果练习太晚他们就索性直接去街上游荡一圈,吃点夜宵聊聊天,困了就在24小时的速食店沙发上打个盹,然后踩着日出时柔软的阳光回公司上课。

至于拍宣传照临时住的酒店,所有的阻碍都形同虚设,经纪人和其他队友都早早就去休息了。他们在两条街外用毕雯珺和黄新淳的身份证在网吧开黑了一整晚。不过第二天就因为化妆的姐姐一句“你俩黑眼圈怎么这么重”,直接暴露了罪行。

所以当范丞丞神神秘秘地偷偷戳了戳他,示意他看一眼微信的时候,朱正廷没怎么犹豫就在 “等会儿出去吃夜宵吗”后回了个“好”。

或许是国际航班历时太长脑袋有些缺氧现在还在发懵,又或者是时差还没倒过来。等到他们一起站在异国灯红酒绿的大街上,朱正廷才突然有了一点,我是不是决定的过于草率了的后悔。

他纠结了一会儿,戳了戳弟弟的胳膊,假装毫不在乎的问道:“我们现在去哪?你认识路吗?”

“不认识啊,”范丞丞一边说着在手机上飞快的敲打着什么,“所以我在查地图。”

“那……我们到底是去哪里啊?”

“我以前的同学推荐的一家披萨店,应该就在这附近,啊,”范丞丞抬起头扫视了一下四周,确认了方位,“这边走。”

在阿美利加的大街上夜游的感觉和廊坊大厂周围真的很不一样。耳边是比四六级听力要难一百倍的ABCD,沿路花花绿绿的招牌也让人相见不相识。“范丞丞,”朱正廷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你真的认识路吗?”

一直在前面毫不犹豫地走着的高个男孩儿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范丞丞在飞机上睡乱了头发,到酒店索性洗了个头,这会儿他新染的黑色刘海正乖巧的趴在脑门上,看起来特别无辜。

“我不确定……而且我的方向感,我们不是才刚一起在机场迷路过吗?”

“你是不是又欠揍了,我警告你啊”,四周的一切都让人觉得陌生,朱正廷总觉得好像有谁在暗处盯着他们看,于是他下意识的攥住了弟弟的袖子,“你别——”

“到了。”范丞丞指着他们右前方的招牌,突然露出了一个洋洋得意的笑容。

朱正廷觉得自己的拳头在这一瞬间十分的蠢蠢欲动。

 

披萨店不是很大,装潢看起来走的是居家路线,店员也不多,于是他们要了菜单找了个位置慢慢研究。朱正廷对着出发前临时下载的翻译器查了半天,最后也依然只认识口味和披萨两个单词。于是他认命的把菜单往桌子一扔,“你决定吧。”

似乎就等着他的这一句话,下一秒范丞丞就毫不犹豫的拎起菜单往前台走去。他自觉地掏出手机点开微博开始窥屏——当然是用不为人知的小号——先是收了几张高清又增加了几个表情包库存,接着大致浏览了一圈各种资源博,在一天前大部分的博主都转发了同一条视屏,Wifi下自动播放,于是他听见耳机里传出了他自己的声音

“喜欢冰冰姐——”

“诶这个发了啊,”范丞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了位置上,然后便理所当然的坐到了他旁边戴上了一只耳机,“我都不知道你那天说了什么。”

“——想要合作一次。”视屏里的朱正廷一脸憧憬,下一秒现实里的范丞丞就用他非常熟悉的语气在他耳边说了句,“不行。”

“——只是为了逗丞丞。”

“……哦。”听到这话范丞丞泄愤的戳了他一下,不过那力度仿佛只是幼犬冲着饲主的撒娇。他突然想起了接下来自己说了什么,下意识的想关掉视屏。但手机不知何时已经在范丞丞的手里,“我反而就是跟他稍微保持了一点距离”,他听到自己说。

“稍微吗?”范丞丞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继续往下看。

这个花絮问答的时间很短,剩下的时长可能只有不到半分钟,但朱正廷却突然有了点坐卧针毡的感觉。视屏在他自己傻乎乎的笑声中终于走向了结束,范丞丞也跟着他笑了起来,他这才松了口气,迅速的拿回手机然后努力装作无事发生的点了锁屏。

他们点的披萨和饮料在这个时候也上来了,但范丞丞并没有回到自己那边的意思。两个大男生挤在一张椅子上,虽然是在没有人会注意他们的异国他乡,但朱正廷还是有点不自在。他看了看挤在他旁边,宽松的外套已经搭在了他腿上的范丞丞,又看了看对面空荡荡的长椅,想说点什么,只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我记得那天,我们也出来吃披萨了。”范丞丞把披萨切好放在了他的盘子里,突然开了口。新出炉的披萨散发着浓郁的芝士香气,但朱正廷却觉得自己可能会食不知味。他语气平淡的装傻道:“什么?”

“就是你终于不‘稍微’疏远我的那一天。”说完这句话以后范丞丞也没再说什么,像是的确是在专心享受美食一样,开始端详起自己的那一块披萨。

他沉默了一会儿,最后低着头闷闷地说道:“对不起。”

似乎是没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刚才还在装酷的未成年人终于慌了手脚,“我没有,不是,我不是想翻旧账——”

“我知道,”他抬起头来直视范丞丞,在不怎么明亮的灯光下,小男孩圆圆的眼睛里都是他的模样,“但是还是觉得……应该要道歉。”

 

“范丞丞是范冰冰的弟弟”这件事到底是怎么被发现的,一直到现在他们也没弄清楚,最奇怪的是,流言是从那些平时不怎么跟他们一起玩的练习生里传开的,他们这些平常和范丞丞朝夕相伴的朋友,反而是最后知道的那一群。

朱正廷记得那是一个因为练习室的使用权和其他练习生发生了争执的下午,由于收到了参加比赛的通知,最近他们七个人开始一起加班加点。公司自然也给了他们一些便利,把最好的那间练习室的使用权一直留给了他们。

这样的偏袒自然是有人不满的,争执中有人用韩语骂了一句什么,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向好脾气的李权哲直接冲了上去。眼看双方已经剑拔弩张,身为队长他深知这样的纠纷会导致的后果,连忙上前拉架。

“你们不就是抱着范冰冰弟弟的大腿吗,那么厉害怎么还没出道?”

这个问句的尾音还没消散在空气中,他们七个人就都愣在了原地。Staff在此时终于赶到了现场,解释了状况之后双方各退了一步,决定轮流使用练习室,今天他们应该要把练习室让出来。于是他们便收拾了东西朝另一件练习室走去,但朱正廷想,应该谁都没有了练习的心情。

他们七个人中姓范的就那么一个,和冰冰相同的叠字更是昭然若揭。他故意落后几步掏出手机在搜索框输入“范冰冰 弟弟”。跳出来的结果让他不禁有些感慨自己的迟钝。

“我的确是。”事后大家还是小心翼翼的提起了这个话题,倒是范丞丞自己承认得很爽快,“但是……也没什么差别吧?”

“是啊,”他第一个应和道:“你也是正常选拔流程进来的,而且我们平常也没从来没有搞过特殊。要不现在就该直接出道了嘛。”

嘴上是这么说,但第二天训练结束后范丞丞约他一起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老实说朱正廷觉得自己的心里还是有点犹豫的。应该不会被其他人碰到吧?他一边想着一边跟在弟弟的身后,却还是故意保持着那么两三米的距离。

碰到又怎么样呢?他用力掐了自己一把,我不是跟丞丞关系一直都很好吗?

端着餐盘坐下的时候,他想他应该是听到了点细细碎碎的声音。范丞丞倒可能是因为韩语水平实在凑合,所以并没有听懂那些句子代表了什么,还是一如既往的开开心心的跟他说着些不着调的事情。

只是当朱正廷刚把拌饭酱搅拌均匀,范丞丞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在几句对话之后他匆匆的站起了身,表情似乎有些纠结“呃……”范丞丞在他询问的眼神中开了口,“说是,我家人来了,让我回去一下。我应该很快就会回来,餐盘就不收了。”

公司食堂的饭其实真的不怎么好吃,虽然从九岁开始他就没怎么认真在意过食物的味道了 。但中国胃对韩国泡菜果然还是不怎么习惯。碗里的拌饭被他用勺子一下一下的戳得不成样子,而且食堂的人也渐渐的都走光了。但范丞丞还没回来,他叹了口气,端起两人的餐盘,朝着回收窗口走去。

食堂的入口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骚动,朱正廷下意识的转过头,是范丞丞和还有一个不太熟悉的工作人员,正陪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一起走了进来。

“这就是你们食堂啊?”说话间,这个小小的队伍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平常顽皮捣蛋的范丞丞拘谨得仿佛下一秒就要立正敬礼。 

食堂里的人越聚越多,朱正廷看着那些人窃窃私语的样子,突然开始头痛起来。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来了,”送走范冰冰之后范丞丞拉着他抱怨道,“她跟我说想看看我平常练习的地方,我想这个点食堂肯定没人了就带她先去食堂,结果——”

“丞丞,”朱正廷终于还是开了口,“明天我们,不要一起吃饭了吧?”

朱正廷记得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曾经养过一只小狗。它有白色的绒毛和粉色的小鼻子,只要有人叫它名字,不管在哪里都会马上跑过来。

稍微长大一点之后因为父母工作的关系他开始频繁的搬家,城里的公寓很多都不允许养宠物。在几次跟父母争吵过后,他哭着把小狗送到了还住在乡下的外婆家。

那之后的很长时间里,每一个不那么开心的夜晚,他都会梦到那只小狗趴在外婆家院子的篱笆上,朝着他们远去的车汪汪叫的样子。但是自从他长大以后,他就没再做过这个梦了。

只是这天晚上,他莫名其妙的又梦到了那只小狗。梦的最后,范丞丞出现在了小院门前,他远远的看着范丞丞打开门,抱起了他的小狗,然后朝着和他相反的方向,慢慢的走远了。

梦里的他似乎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又似乎什么都不知道。至于第二天在闹钟声醒来时,眼角尚未蒸发的水珠,他也只当做是因为过于闷热的天气而流下的汗水而已。

 

后来的故事其实讲起来也很简单,他们依旧在一起练习,偶尔也会七个人一起出门打打牙祭。但原本就算每天都在一起也能刷个百八十条新消息的微信界面再也没有了新的记录,而他的小男孩刚进公司时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颊,也瘦出了锋利的轮廓。

朱正廷知道不应该再这样下去,但又可耻的觉得保持现状可能才是最好的。比赛近在眼前,全公司上下的练习生的目光都集中在二楼最大的那间练习室里。他们七个人其实都已经是一张拉满了的弓,只等着射出正中靶心的那一箭。但假如再加点压力,不知道会不会绷断弓弦。

练习的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到了这一年的立冬。北方人过节都喜欢吃饺子,虽然身在异国他乡,但在几个弟弟们的建议下,朱正廷还是带着大家一起去超市买了速冻水饺。范丞丞因为单独的课程没能参加,所以他们六个人便先在宿舍里热热闹闹烧了水,准备下饺子吃。

不知道到底是上了什么课,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给范丞丞留的那份饺子——因为煮的有点过头,本来就破了几个——已经完全不能吃了,范丞丞都还没回来。朱正廷默默把面糊和肉馅的混合物倒进垃圾桶,然后洗了碗,接着便招呼其他弟弟早点休息。

宿舍的门是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响起来的,那会儿他还没有睡着,正躺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的刷着微博,所以范丞丞一进来他就坐了起来,关心道:“今天怎么这么晚啊?”

“嗯。”似乎是练习得太累了,范丞丞只回给了他一个单字。他继续没话找话道:“你吃饭了吗?今天,啊,是昨天了……是立冬哦?我们煮了饺子,本来是给你留了的——”

“在哪呢?”正低头解着自己外套繁复的扣子的范丞丞突然抬起来了头,直直的看了过来。

好像有很久没有这样对视过了,朱正廷迷迷糊糊的想着,在之前的很长很长的时间里,每一次不小心对上视线的结果都是默默移开。有时候这个主动移开视线的人是他,但更多的时候反而是范丞丞。

“饺子,不是说有——”见他迟迟不答话,范丞丞又问了一遍。

“啊,对不起,”他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因为放太久了,已经不能吃了,我就——”

“好吧。”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范丞丞转身拎起自己的背包就往外走去。

“你去哪里?都这么晚了?”

“立冬啊,”男孩朝他无所谓的笑了笑,“我今天晚饭吃的是合味道,还没吃过饺子呢。”

 

“我也不知道那天在想什么……”范丞丞一边说着一边咬了一口手中的披萨,“就是听到你那么说的时候……突然觉得一定要去吃饺子。”

但是凌晨的韩国都市哪有那么容易找到卖范丞丞要求的“要手工的、最好是山东味的”饺子的店,那时候的他们便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了大半个小时——主要是范丞丞在前面仿佛参加竞走比赛一般迈着长腿大跨步,他在后面跟着。

夜越来越深,气温也越来越低,追着弟弟出门时只穿了件薄薄的外套,朱正廷忍不住搓了搓手,然后努力朝已经有些失去知觉的手心里呼气,试图让它重新温暖起来。在前面走着的范丞丞突然停下了脚步,指着面前一个明显跟饺子毫无关系的招牌,淡淡道:“就这家吧。”

“结果最后进了家披萨店。”现在的朱正廷笑了笑,然后在桌子底下慢慢的握住了范丞丞的手。“我觉得我那时候真的挺傻的……后来还一直不好意思跟你提这件事,反而是在采访的时候说出来了。”

“一直没跟你道歉,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啊……”手心里逐渐传来了熟悉的温度,对方修长的手指慢慢的滑进了他是手指间,变成了十指相扣的姿势,“你现在,不是就在我旁边吗。”

 

=fin=

评论(17)
热度(357)

© 蒙脱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