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喜欢 到此为止

[丞廷]Intro 13

01   12

天气一天一天的热了起来,范丞丞最后的普通住院医生涯也就这样逐渐走向了结束。

七月的某一天朱正廷到医务部交材料,正好就看到了办公室桌面上放着新做好的住院总医师的胸牌。他随手拍了个照给范丞丞发了过去,调侃道:“范总,下次半夜叫急会诊不能diss我啊。”

“[哭],能帮我领一下吗”,范丞丞很快就发了回复过来,“昨天就通知去领了,但是一直在忙走不开。”

“好啊,”其实那条通知朱正廷正好在院内网上看到了,他记得好像是没有关于领取期限的限制的内容。但是既然范丞丞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要帮他拿一下的,然后自然还要锦上添花的顺路给人家送到心外科去。这么做当然只是因为朱医生人好,并不是他听懂了某人“想见面”的言外之意所以主动上门的意思。

第一医院内科楼外科楼间隔着千山万水,一般来说这两栋楼的朋友没事不会互相串门。朱正廷踏进外科楼的电梯前反复看了几次楼层导航,才按下了6楼。距离他上一次来心外科病房已经有好几个月了,那会儿他其实每隔几天就要往这儿跑一趟急会诊。

怎么就没注意到心外科还有这么个小帅哥呢?他一边想着一边盯着范丞丞的胸牌看。上面的证件照估计是那家伙刚进医院时拍的,发型酷炫,眼神凶恶,一看就很不好惹的样子。

下一秒电梯就停在了6楼,刚打开门他就听到了熟悉的嗓音。“正廷,你来啦。”本来带着口罩就只能看到眼睛,结果这会儿那家伙更是笑得连眼睛都看不到了。朱正廷想了想,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虽然他内心充满了“这孩子这些年到底遭遇了什么”的吐槽——随手就把手里的胸牌夹在了范丞丞的白大褂上。

“很忙吗?” 电梯大厅里人来人往,他们便转移阵地到了楼梯间里。这会儿他终于能仔细的看一眼因为总是加班,已经有五六天没见过面的范丞丞。外科医生漂亮的眼睛下有深深的阴影,穿在白大褂里的衬衫领子也乱了,他忍不住伸手整理了一下。

“也还好……就是昨天值班有点马,”范丞丞似乎有些僵硬,连语气读有些不自然了起来,“然后刚才有个病人情况不太好,但是家属坚持要手术,等会儿可能就要上台了。”

“辛苦啦,肯定会顺利的。”朱正廷宽慰道,但单薄的语言似乎没什么效果,范丞丞看起来还是有点打不起精神。于是他张开双手,慷慨道:“给你抱一下。”

范丞丞迟疑了,好半天没有动作,这让朱正廷空着的怀抱有点尴尬。他一边腹诽着这小子怎么这么不识相,一边笑道:“过时不候啊,下次——”

“我白大褂很脏的……”被这么一提醒,朱医生的洁癖终于缓缓上线,他放下手讪讪道,“哦……那是有点,下——”

他的话还没说完,范丞丞突然摘了口罩,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直接吻了上来。

那是一个轻如鹅毛的吻,其实以朱正廷那些乱七八糟的经验来说,这其实连个吻都算不上,但他还是因为那简单的碰触涨红了脸。不过罪魁祸首也没好到哪里去,虽然迅速的戴上了口罩,但范丞丞连耳朵都变成了粉红色。

“谁允许你这样不说一声就亲我了?”他虚张声势的问责道,试图挽回一点场面。

“那下次我会问的。”口罩下传出来的声音有点闷的,范丞丞一边说着一边又凑了过来: “朱正廷,我——”

楼梯口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刚想干点什么的两个人迅速的退出了安全的50cm距离,恢复公事公办的态度。“你什么时候搬到这边老总宿舍?”朱医生清了清嗓子,没话找话道。

“后天就搬了,”范丞丞看看天花板又看看地砖花纹,试图掩饰自己的窘迫,“但是我行李还没开始收……”

“我明天下班过去帮你收拾吧,虽然工作上是没什么好交流的……但是当老总该准备些什么行李我还是能给你些建议的。”

 

朱正廷到范丞丞家门口时刚过下午六点,在这之前他已经因为来玩游戏、借宿、过周末来了挺多次这个小区。估计范丞丞也还没吃饭,所以上楼前他熟门熟路的在楼下的小店打包了几个菜。在他按下门铃的那一瞬间,门后就响起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然后有人给他开了门。

但开门的这哥们今天的造型有点别致,拖鞋只穿了一只,手里还拎着一团湿淋淋的衣服。衣服上的水和泡沫滴答滴答,打湿了玄关的一片地砖。

“你这么着急干嘛?”朱正廷笑道,“我又不会跑。”

“我在洗衣服……听到就跑出来了。”范丞丞也傻傻的笑了起来,然后随手把湿衣服扔进垃圾箱里。他被对方这个操作惊讶了一下,连忙提醒道:“你衣服不要啦?”

大概是接连加了几天班有点过度疲劳,范丞丞的反应有点迟钝,愣愣的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解释道,“我……就是,今天早上抢救的时候,血喷到我裤子上了……后来忙忘了,就和其他衣服一起扔到洗衣机里,刚刚才想起来……”

“那是不能要了,”朱医生的洁癖今天是正常工作的,“没事,我知道你们心外科有钱,扔了就再买嘛。对了,你吃饭了吗——”

“朱正廷,” 范丞丞的声音有点奇怪,他一转过头,就对上了那双漂亮的圆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从他刚踏进门,又可能是更早一起——范丞丞的眼睛似乎就没从他身上移开过。“我——”

又来了,在被毫无恋爱经验的小菜鸟又一次撩到不知所措之前,自诩恋爱达人的朱医生决定这一次一定要主动出击。他伸手拉过范丞丞的领子,然后重重的亲了上去。

世界突然安静了,但下一秒他就被震耳欲聋的心跳声淹没。是范丞丞的吗?朱正廷迷迷糊糊的想着,跳得这么快,这个心跳的主人现在应该很紧张吧。

但那搏动太过熟悉,好像……其实,也可能是他自己的。

 

亲完以后两个人都有点尴尬,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吻,但这么深入认真的吻的确是第一次。他们有些沉默的吃完了晚饭,然后开始帮范丞丞收拾行李。朱正廷把一床空调被塞进真空袋,又拿起范丞丞床上一个巨大的小猪抱枕端详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把它又扔回了那张范丞丞将来一年都没什么机会使用的非常舒适的床上。

然后他开始没话找话:“那你是下个星期就正式开始当老总啦?”

“对……所以我师兄他们说周六晚上一定要聚一下,你要来吗?”大男孩的声音充满了期待。但他注定要让对方失望了,毕竟心外科那群怪人的事迹最近他可是从范丞丞那里听了不少。还没做好充足准备之前,他是不会盲目前进的。

“下次有机会吧……” 

听到他的回复后范丞丞不自觉的嘟起了嘴,这样的表情是朱正廷最受不了的也是最犯规的。之前有许多次他都败倒在范丞丞前一秒冷酷炫,后一秒又仿佛被抢了玩具的幼儿园小朋友的巨大反差上。但这一次他不会就这样轻易心软,他咬牙切齿道“你别一幅委屈脸啊,是你自己不够努力,咱们还没到见亲友的程度呢。”

“好吧……”范丞丞持续低头,仿佛要把自己装进行李箱里。

“那周日我们自己出去玩儿?”说出这话的那一秒朱正廷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我记得你那天没什么安排吧,我单独欢送你去当老总怎么样?”

没想到范丞丞竟然迟疑了,好半天才嗫嚅道:“周日可能不行……”

“就出去吃个饭,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会放你早早回去睡觉第二天精神焕发的开工的。”

“那天我有安排了……”

“什么安排啊?”

朱正廷发誓自己没什么别的意思,他只是随口一问,但对方竟反常的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他心里一空,没再说什么,很快就转开了话题。

 

“他到底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

在离医院最近的一家咖啡店里,烦躁了一整晚的朱正廷终于还是请求了场外援助。来的是他大学同寝室的室友,同专业的王琳凯和公卫的周彦辰,也是少数知道当年他有多风流倜傥狂放不羁的几位朋友。

周彦辰毕业以后去了卫生局,看问题比较官方,“可能是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原因,或者觉得没必要告诉你,你不要想太多。”

“不可能,”朱正廷今天情绪比较激动,“他连小时候在商场刷他爹的卡买了七八个正品高达被工作人员带走这种事都跟我说了,周日晚上去哪有什么不能讲?”

“那就是要跟什么漂亮妹妹弟弟一起出去玩,不好跟你说咯?”王琳凯早八百年就跟医院没关系了,自然看起来比他们这些在临床蹉跎青春的朋友要年轻得多。这哥们本科没毕业就在外面和人合作开了个舞室,早几年朱正廷有空的时候还会过去玩,后来越来越忙,连王琳凯“赚钱了换了个更大的地方重新开业”搞的趴体都没去。“我上次不是跟你说我们舞室经常有小朋友来,你要是被甩了——”

“他敢甩我?”虽然知道范丞丞不是那众人,但光是听到这句话就让朱正廷气得差点想拍桌子。

“那你说为什么他不告诉你啊?”

“我哪知道……”刚刚所有的气势汹汹一秒就都消失了,朱正廷垂头丧气的趴在桌子上,开始用吸管戳着自己的星冰乐。但两位损友非但没安慰他,反而开始了八卦记者般的快速提问——

“你这回谈多久了?”

“从认识到现在大概三个多月了吧……不过是最近这两个月才比较有发展。”

“到什么程度了?”

“什么什么程度了?”

“睡过没?”

“瞎说什么——”在两位损友好奇的眼神里,他还是老实交代了,“没,还没到那步呢。”

“不应该啊,我们廷哥以前不是这个风格?”

“人家小男孩没谈过恋爱,”朱正廷气急败坏,“我配合一下改走初恋风格不行吗?”

“没说不行,但是血气方刚大小伙子,三个月了还没睡过,你不觉得进度慢了点?”

朱正廷沉默了。

“不过也不一定,”王琳凯笑得很大声,“你刚才说你那位solo了二十多年了,该不会——”

 

微信响起来的时候范丞丞正在把要带到宿舍去的行李往车上搬,他随手划开屏幕看到黄明昊在那个最近已经不怎么有新发言的群里发了条,“我在星爸爸写作业!你们猜我碰到谁啦?”

黄新淳:写作业怎么不去图书馆?

黄明昊:图书馆网不好嘛

毕雯珺:借口还挺多

范丞丞:看到谁了?

黄明昊:朱正廷!还有俩不认识的男的,不知道在聊什么,反正很亲密的样子?

范丞丞:黄明昊你文献看得怎么样了?

黄明昊:……

“黄明昊撤回了一条消息”

黄明昊:丞哥,我在星爸爸碰到嫂子和他娘家人了

范丞丞:他们在聊什么?

黄明昊:听不太清楚,等我换个位置……

黄明昊:……

黄明昊:他们怀疑你们到现在还没……过

黄明昊:是因为你

黄明昊:不行

“黄明昊撤回了一条消息”

 =tbc=

评论(50)
热度(452)
  1. 凹正美眉蒙脱石 转载了此文字

© 蒙脱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