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喜欢 到此为止

[丞廷]Intro 14

01   13

虽然黄明昊求生欲望极其强烈的撤回了最后那两个字,但一直盯着手机屏幕的范丞丞还是准确的捕捉到了最重要的信息。被每一个潮热黏腻的梦的主角质疑自己不行的心情真的非常复杂,他把行李袋重重的扔进车后备箱里,然后拨通了朱正廷的电话。

大概是因为前一秒还在背后讲他坏话的当事人突然打电话过来,电波里传来的朱正廷的声音有一点慌乱。范丞丞没话找话的嗯嗯啊啊了几句,最后还是没忍住问道:“你现在在哪呢?”

“在,在家里啊。哦,”朱正廷欲盖弥彰道,“我我在听音乐,所以有点吵。”

可拉倒吧,别以为我没听到你旁边有人在喊“是小处男吗?”,范丞丞一边想着一边愤愤的踢了一脚路边无辜的减速带,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大拇趾上传来的痛感让他差点叫出声来。他扶着车身,看着车窗上自己面无表情的脸,平淡道:“你今天晚上真的不跟我去啊?”

“不了不了,我等会儿已经约了朋友了,你玩的开心啊。”

“好吧,拜拜。“

这天晚上的欢送会地点选在了他们常去的烧烤店,因为第二天是周日没有手术安排,所以大家都比平常放开了许多,烤串与生蚝齐飞,脑花共扎啤一色。酒过三巡,众人纷纷开始表达对范总的不舍和祝福,当然也不免要嘲笑一番下午的“不行”事件,范丞丞通通以面不改色的营业笑容应对,丝毫看不出他内心其实已经把那个谁揪出来按在手术台上用咬骨钳抵着质问了一百遍。

气氛有点放飞,以至于后来连一整晚都缩在角落里,生怕被他假公济私询问论文进度以打击报复的黄明昊都酒壮怂人胆的凑了过来。“丞哥!”小师弟挥舞着半串烤鱿鱼,慷慨激昂道:“老板教导过我们:不抛弃!不放弃!心外人要百折不挠!迎难而上!胆大心细!敢为他人之不敢为!Icome, I see, I conquer!”

说完这话,黄明昊就噗通一声倒下去,正好摔在了一旁正在专心致志的给烤脑花做颞叶切除术的毕雯珺身上。毕师兄当时就生气了,一竹签插起那只可怜的、已经牺牲了的哺乳动物的左侧大脑半球,塞进坐在对面的丁泽仁因为黄新淳的笑话哈哈哈哈的嘴里。从不吃脑花的丁泽仁下意识的嚼了两口便吞了下去,然后好奇道:“你给我吃了什么啊老毕?口感怪怪的。”“他给你下毒了,你再过3秒就死了,安心去吧我会替你报仇的。”黄新淳似乎还残留着一些理智又似乎没有,面不改色的挑拨离间完,下一秒也倒在了杯盘狼藉的桌子上。

现场唯二还算清醒的尤长靖和范丞丞对视了一眼,决定今晚是时候到此为止了。不过他俩也喝了不少,实在没法一个一个送货到家,就打包一起塞进了距离最近的毕雯珺的公寓里。“他们不会半夜被自己的呕吐物呛死吧。”气喘吁吁的把最后一个醉鬼扛上沙发后,长进师兄还是有点不放心,迟迟不敢就这样离开。

“我看着呢,”范丞丞一边说着一边不顾形象的就地一躺,“全都侧卧位了,放心吧。”

 

被从沙发上下来的丁泽仁一脚踹醒时,范丞丞的脑袋里只剩下一团浆糊,连本能的“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的人生三问都不见踪影。宿醉带来的头痛一直持续到了这天晚上,和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的姐姐姐夫一起去父母家吃晚饭的时候。他努力无视那持续的不适感,端端正正的坐在餐桌旁听着长辈们闲聊,假装自己只是菜盘上一朵装饰用的萝卜花。

但再长的肥皂剧也有结束的那天,更何况他姐和姐夫这次回来并不像之前那样带着“准备公开/订婚/结婚”的目的性,只是单纯的回家看看。所以在照常的几句“什么时候让妈妈抱外孙哦?”“在计划了,您别每次都问这个啊”后,话题很自然的就落到了他的身上。

“丞丞最近怎么样?上次跟姐姐说的那个,有进度了吗?”范冰冰没吃多少东西就放下了筷子,单手撑着下巴朝他的方向看了过来,漂亮的眼睛里写满了“我是真的关心弟弟不是八卦”。

“那个他们医院的男孩子?”张传美一边说着一边又往范冰冰的碗里夹了一筷子红烧肉,“宝宝你怎么都不跟妈妈说啊?”

范丞丞低头,试图装作专心吃饭没听见妈妈和姐姐的问话,倒是他爹“哼”了一声然后重重的撂下了筷子。虽然大学刚毕业他就跟家里交代清楚了性向,姐姐和妈妈的例行询问也从“有没有找女朋友”变成“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啊”,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爹还是有一点不满。

不过范家爸爸的臭脸没持续很久,范丞丞一抬头就听到他爹没忍住闷哼了一声——估计是被他娘在桌子底下狠狠掐了一把大腿。完全在状况外的姐夫乐呵呵的给老丈人的杯子里添上酒,转过头对小舅子道:“什么时候把人带回来让你姐姐姐夫见见啊?”

“有你什么事啊,”范冰冰非常自然的把肉扔进新婚丈夫的碗里,“我看这小子还没追到手。等他追到手再说吧。是吧丞丞?”

“嗯,”范丞丞默默点头,“还在努力……

“那到什么程度了?”四双眼睛随着张传美的问话一起看了过来,范丞丞瞬间如卧针毡。

他的手机就是在这个时候快乐的响了起来的,但这并不是一通来得非常恰好的救命电话。在他准备借口“工作电话我接一下”逃离这个令人窒息的现场时,他姐姐用宛如大结局的武则天的语气开了口。

“范丞丞,你是什么时候把姐姐的铃声换了的?”

 

场外援助小组对于朱正廷面对的问题最后提出的解决办法是,“你到时候干脆直接打电话过去嘛,就问他在干什么,和谁在一起。”他思考了半天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案,于是准时在周日晚上七点三十分给范丞丞打了个电话。

但是朱正廷没想到的是,即使他耐着性子听着系统自带的时尚彩铃唱了一遍又一遍,这通他并不想承认性质是查岗的电话,最后竟然因为无人接听而自行停止。他深呼吸了几次,在房间里逛了一圈又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一会儿,又一次按下了通话键。

依然还是没有人。

范丞丞,你完蛋了。

愤怒的朱医生把手机往床上一扔,然后又一个拧身探海从床上把手机捞起来打开通讯录找到范丞丞准备加入黑名单。但他在最后一刻还是犹豫了,也许是在忙呢……他一边想着一边缓慢的挪开了离屏幕上的“确认”不到1mm的手指,然后烦躁的关了手机。

 

大概真的是因为开始了住院总的生涯一下子变得异常忙碌,在这之后的几天范丞丞联系他的频率明显下降了很多。对那些明显不如之前热情的文字朱正廷本来已经和缓的情绪又躁动了起来,他在回复框里写写删删,最后决定无视掉范丞丞“终于下台了……你周日晚上找我有事吗”的消息,开始可能对方完全没有意识到的单方面冷战。

不再联系范丞丞的第四天正好轮到朱正廷值班,这一次他自己点了大杯的奶茶。晚上十一点刚过,护士汇报8床突发胸痛,探视病人后急查了床边心电图示st段抬高,考虑急性心梗,他一边开医嘱一边吩咐跟班的实习生打电话叫心内科急会诊。

结果十分钟后,心外科的住院总范丞丞范医生出现在了血液科办公室。

朱正廷当时就懵了,“怎么是你?”

范丞丞也一脸错愕,对他的问题十分不解:“不是8床急会诊吗?”

两人面面相觑,朱正廷这才反应过来可能是实习同学一着急打错了电话,尴尬道:“没事,本来是要叫心内科的,不小心打错电话了。”

心内科医生很快也赶到了病房,因为病人有行急诊PCI的指征,所以迅速办理了转科手续。等他处理完病人路过病区的电梯大厅,发现范丞丞居然正坐在那儿,一边飞速的回着微信,一边等着他经过。

 “你病房都没事了?”毕竟还在单方面冷战,朱正廷自然不会太过热情主动,只是语气平淡的礼节性问候了一句。

“暂时没事了,”范丞丞迅速的站了起来走到他旁边,“如果有问题一线会打电话给我的。” 

“哦,那你还是早点回去吧。”朱医生目不斜视,仿佛跟他说话的只是无关紧要的路人甲。范丞丞听到这话一下子就着急了起来,凑到他旁边拉住他的袖子,软软地撒娇道:“你还在生气吗?”

“你也知道啊。”他刚想再说点什么,住院总同志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但这一次并不是他熟悉的钢琴曲,一个动人的女声深情开始歌唱:“你是孤单的飞鸟~来自海中的岛屿~”

“抱歉,”范丞丞匆匆忙忙的从白大褂口袋里掏出手机,“我接下电话。”

“夹层?”

“县医院转上来的?”

“CTA做了吗?”

“好,我马上回来。”

不用范丞丞多解释朱正廷就知道这哥们估计又要赶回手术室去了,尽管他已经十分努力试图无视自己烦躁的情绪,但还是忍不住念叨了一句:“你真的很喜欢范冰冰啊?”

范丞丞被他的问题弄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然后歉疚道:“有台急诊手术,我先回去了……有空再——”

“去吧去吧。”朱正廷潦草的挥了挥手,没等范丞丞说完就转身回了办公室。

 

急诊送来的主动脉夹层病人运气不太好,内膜撕裂的范围有点大,再加上又经过转运颠簸,虽然经过了积极的抢救,但最后还是没能下台。刚结束这场没有硝烟的失败战斗后不久,手术室里的心外科医生们还没来得及沉默,就又接到器官移植中心的电话,说是抢救室有个车祸的小伙子脑死亡,家属签字同意捐赠心脏,让他们做好取心准备。

范丞丞终于走出手术室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他昏昏沉沉的冲了个澡准备回宿舍休息。大概是有些饿过头低血糖,刚走到更衣室门口他就被一阵难以忍受的头晕目眩袭击。

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晕倒会不会太丢人一点……范丞丞迷迷糊糊的想着,然后便失去了平衡。

但他并没有像预想中那样重重的摔在地上,有人扶住了他,温柔的拉着他的手把他安置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然后往他嘴里塞了块糖,接着又小心的端着杯子往他的嘴里喂了点水。他尝到了熟悉的葡萄糖注射液的味道,模糊的视线也终于渐渐清晰了起来,然后他就看到了朱正廷担心的眼神。

“今天采干啊?”范丞丞努力想打个招呼,但混沌的大脑实在想不出太多的词句。

“我以为我抢救大半夜已经够累了,”朱正廷伸手擦掉他冒出的冷汗,“你是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的?”

范丞丞笑了笑,没多解释,事实上他也没有什么力气可以说话了。

“吃早饭了吗?”

他摇了摇头,然后便听见准男友的义愤填膺:“你们科也太过分了吧,你还有一整年的啊……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了……”

“我姐刚才也这么说……”他突然想起十多分钟前范冰在电话里的忧心忡忡,笑着插话道。

“你姐也是我们医院的啊?”

“不是啊,她是演员。”

“是吗,叫什么?我可能看过她演的电视剧也说不定。”

“范冰冰。”刚说完这三个字,范丞丞突然就清醒了过来。他努力祈祷自己刚才说的话声音很小所以朱正廷并没有听到,但对方脸上复杂的表情明白的写着否定的答案。

“范冰冰……是你姐姐啊。”

 =tbc=


15

评论(14)
热度(396)
  1. 凹正美眉蒙脱石 转载了此文字

© 蒙脱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