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喜欢 到此为止

[丞廷]Leviathan 01

Leviathan
环太平洋paro

 

这场雨开始的时间是下午三点二十一分。

第一滴混合了沉降剂和怪兽死去后弥散的不知名物质的蓝色水珠坠落在地面时,朱正廷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光脑屏幕。 

国土安全部发布的“降雨期间禁止出行,避免接触雨水”的通知还在不知疲倦的发出鲜红色的警告,但他和他的上司,此刻却固执的撑着并没有任何额外遮挡作用的伞站在这雨里。

他看了看杜华已经颇有些不耐烦的侧脸,又看了看依然紧闭的大门,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

雨越下越大了。

 

这是怪兽在旧金山登陆并被核弹击杀后的第十天,也是太平洋底的虫洞被关闭后的第八年。

十五年前,这群来自不知名宇宙的巨型怪兽开始从虫洞入侵地球。在经过了数十天的殊死搏斗后,第一只登陆的怪兽终于被核弹击毙于旧金山,以方圆数百公里的一切都归于荒芜为代价。

彼时庆祝胜利的人们并没有料到这并不是仅此一次的突发事件。两个月后,第二只怪兽袭击了澳大利亚,随后第三只则出现在了香港,接着是东京。

在这些人口密集的城市频繁使用核弹的代价无疑是人类社会无法承受的。因此,为了打败怪兽,人类开始创造自己的怪兽——由驾驶员操控的巨大机甲猎人。它们与怪兽们近身搏斗以减少战斗对城市的破坏,并在此后的数年间肩负起了保卫太平洋沿岸城市安全的责任。

但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人类胜利,随着时间的推移,虫洞中涌现的巨兽也开始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各有胜负间,八年前,科学家们终于确定了大洋深处的怪兽巢穴。一对优秀的机甲驾驶员夫妇临危受命,最终炸毁了巢穴深处通向未知星球的虫洞。

 

“不会再有怪兽从太平洋底出现了。”

人们兴奋地互相诉说着故事的结束。在关闭虫洞的一周年纪念日上,机甲猎人部队正式成为了历史,各大军事基地残存的巨大机甲由于失去了用处和高昂的养护费用,最终纷纷成为了博物馆的展览品。

对在虫洞关闭后出生的孩子们来说,怪兽似乎从不存在,它和它的克星已经成为了只会在电影和动画里出现的名词。那些由于怪兽登陆被迫撤离人群的城市也逐渐恢复了生机,除了最初受到核弹污染的旧金山。

也许是不幸中的万幸,当怪兽再次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地球上时,它们再次选择了同一个首次登陆地点。所以毫无准备的人类才能故技重施,姑且使用核弹击毙了这个先导者。当它巨大的躯体倒下后,不知名的蓝色物质开始向空气中弥散,并逐渐笼罩了西海岸的天空。

空气变成深蓝色的第九天,环境保护局的实验室终于不情不愿的给出了一份“暂未发现相应待检成分”的报告。由于其良好的水溶性,人类决定利用降雨清除它们。但毕竟这些深蓝色的来源是死去的巨大外星怪兽,通知里最终还是禁止了相应区域的居民在降雨期间外出,尽量减少人群的直接接触。

 

限制出行的通知是他们已经在太平洋上空时才发出的,因此落地后朱正廷差点和他的新上司还有同样措手不及的大批游客一起被滞留在了机场。好在杜华紧急联系了相应的部门,在降雨开始前的二十分钟,他们终于获准离开。

但当地的公共交通已经彻底停摆,尽管目的地就在机场附近不到十分钟车程的地方,他们还是不得不为了这段距离临时购买了车辆。在听到车主提出的异常离谱的价格时,即使是平常从没在意过自己账户上还有多少个零的朱正廷都有些诧异。但杜华却毫不犹豫的付了款并立刻输入目的地发动了引擎。

车窗外略过的街道是空荡荡的,诡异的深蓝色天空笼罩着一切,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朱正廷用余光扫视了一眼坐在旁边正在试图和什么人联络,却不停的被挂断的新上司——女军官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但不停点击重播的手指却还是泄露了她的情绪——然后便迅速收回了视线,假装无事发生。

 

朱正廷是在五天前才收到即刻前往重新组建的机甲猎人部队YH基地报道的调令的。事实上,从看到怪兽袭击旧金山的那条新闻的那一秒,他就一直在等待着这个消息。毕竟在驾驶员学校关闭之前,他一直是综合成绩榜上的第一名。

和他的猜想一样,他在基地里见到了不少当年的同学,而他们现在的直属上级其实也是个熟面孔。十多年前那部战绩最为杰出的机甲,就是这位女士领导的工作组的产品。

因为大家都不是生手,所以很快便开始了训练。但昨天早晨他却收到了杜华的通知,让他一起去洛杉矶接一个人。

“是我……”女军官迟疑了一下,“朋友的弟弟,基地里有一些需要他处理的事情,所以要去接他。”

光脑上适时的出现了来自同样是驾驶员学校出身的黄明昊的消息,“怎么样,接到那个什么‘朋友的弟弟’了吗?”

“还没,”朱正廷回复道,“回去再说吧。对了,训练如何?”

“挺好的,今天会有退役驾驶员来指导练习,估计你回来机库那边就会有消息了。”

“那我等不及了,一定很快就回去。”

 

但他似乎是把这件事情想得有点太过简单了。

在天空开始的颜色开始变得自然,而街道上已经流淌起了一条深蓝色的河后,他们依然还站在这栋据说就是目的地的建筑物前。距离杜华第一次按下门铃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朱正廷看着围墙后院子里疯长的、甚至没过铺了鹅卵石的通道的杂草,突然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又一次被挂断了通话后,他的上司终于决定尝试一下别的方法。“范老师,”女军官的声音里带着十分的敬意,“能麻烦您跟他联系一下吗……是的,我已经到了……嗯可能是在休息没注意到吧。”

杜华的话音刚落,原本紧闭的大门突然向内自动打开了。

“丞丞,我是——”

“我知道,”通讯器里传来了个没有什么情绪的年轻男人的声音,“进来吧。”

 

隔着围墙看到的果然只是冰山一角,院子里无人打理的植物不仅没过了通道,甚至已经将这栋不算窄小的建筑缠绕在一片绿色之间。如果不是刚才的说话声,朱正廷绝对不会相信这里有人居住。

房门已经被打开了,他跟在杜华的身后走了进去。他的上司大概曾经来过这个地方,因此在穿过那条长长的、没有任何灯光的走廊时没有任何犹豫。而他则差点在一片黑暗中撞到了拐角的墙上,房间里的温度设置得有点太低了,朱正廷觉得有点发冷。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类似起居室的空间,正对着大门的墙上是一个巨大的显示屏,上面正投影着某款操控机甲和怪兽战斗的格斗游戏。战斗的双方正激烈的缠斗在一起,但朱正廷却觉得机甲的操控者似乎并没有太多斗志,只是单纯的消磨时间,否则为何总是选择最不合适的位置进行攻击。

他看了一会儿便失去了兴趣,开始试图在这个一片漆黑的房间里找出更多的东西来。眼睛已经逐渐适应了黑暗,朱正廷才发现游戏的操作者其实就坐在他旁边。那是个瘦高个的年轻男人,昏暗光线下映出的侧脸线条让人觉得有点熟悉,但他一时想不起到底是在哪里曾经见过,最终他放弃了思考,开始看着屏幕发起呆来。

有那么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个房间里都没有人说话。那个游戏玩家像是完全没有发现他们一样,专注的摆弄着游戏手柄,而他的上司也一言不发的站在了一旁,空气中只能听见雨水打在玻璃上发出的声响。

鲜红色的机甲终于在一片沉默中打倒了怪兽,屏幕上爆发出了一阵绚烂的效果,正中间是三个巨大的字母,WIN。

年轻男人摘下了耳机,然后从屏幕前站了起来,接着便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走吧。”依然是那个毫无情绪的声音,似乎是预料到了他们要说什么,他又补充了一句,“我没有什么要带走的。”


 

=tbc=

02

评论(22)
热度(299)

© 蒙脱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