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喜欢 到此为止

[丞廷]Leviathan 02

环太平洋paro

01

回程的时候雨还没有停,但空气里的深蓝色已经褪去了不少,现在看起来反而像是加了个有些失真的滤镜。

杜华已经彻底放弃了掩饰这次行程的目的,没再试图折腾民航,他们刚从那栋被植物覆盖的建筑里出来,朱正廷就看到了带着熟悉的标识的车辆。很快他们就坐上了军用的专机,但这一次只有他和那位新朋友两个人,他的上司因为一些事物临时需要前往西海岸的机甲猎人基地。

“把他送到基地就好了,”杜华临走前匆匆的交代了一句,“会有人来接你们的。”


但这并不像说的那么简单,首先这位新朋友似乎完全没有自我介绍的意思,一上飞机就戴上了耳机。场面有点尴尬,不算宽敞的机舱里只有他们两人一左一右的坐着,并没有谁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朱正廷没过多久便开始有些犯困,确定了航线和飞机状态都毫无问题后,他放低椅背准备小睡一会儿,但不知不觉的,就被对面那个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的侧脸吸引了目光,于是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不知道是他的眼神过于明目张胆,还是对方太过警觉,原本带着耳机似乎已经神游天外的人突然转了过来。

视线对上的瞬间,朱正廷突然想起来他是谁了。

 “你,你是那个,那个杀手!”

“范丞丞。”

“哦哦不好意思,那个,我看过你的电影……”


朱正廷记得有一年放假回家的时候,姐姐拉着他去看过一部电影,说是冲着主角集团的某个男演员去的,结果成功的被里面一个银发杀手反派夺走了心脏。说实话,银发杀手对着瞄准器里的猎物微笑的侧脸,的确让他也心脏骤停了一秒。

但是后来就再也没听说过这个演员的消息了,仿佛只是一场电影院里的幻觉,甚至有八卦新闻说这个角色是CG合成,并不存在真人演员。

没想到竟然在这碰到。朱正廷一边感慨着世事难料一边开口继续影迷见面会的台词,“真的很帅!我去看过——”

“谢谢。”但对方似乎并不想配合他的剧本,下一秒就戴上了帽衫的帽子,彻底切断了和外界的联系。


有好一会儿朱正廷都没太回过神来,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光脑上YH基地的聊天群不知何时已经弹出了一大片信息。他快速浏览了一下主要内容,发现都是跟黄明昊聊过之后大家纷纷开始猜测他到底是来接了个什么大人物。于是他便在群里发了一句:“是个演员,高冷帅哥,看起来很不好惹。”

群里顿时炸开了锅,大家纷纷询问到底是哪个演员。朱正廷搜了一下范丞丞出演的那部电影,截了张图,“就是这个《J》里的银发杀手。 ”

“哦哦我知道他!”第一个有反应的是黄明昊,他是他们中离演艺圈最近的一个,这位朋友离开驾驶员学院后跑去学了导演,只可惜还没来得及拍完毕业作品,就被一封通知召回了YH基地。 “我有个师兄想请他当男主角,然后发现根本没有联系方式,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后来终于找J的导演要到了,人家回复说,演戏没意思,只是来帮朋友个忙而已,以后也不会再演了。” 

“这种……的发言不会被打吗。”

“也得找得到他啊,那之后真的悄无声息了。说起来他们找演员来干嘛啊?”

“黄明昊你一个导演也没好到哪里去吧。”

“我不一样好吗,我当年除了正廷哥你们都没比我厉害吧?”

“是是是你最厉害。”

“不过的确应该是没受过训的普通人,我查了相关的资料,没见过他的名字。”

“那让他来干什么啊……”

“谁知道,总不可能来开机甲打怪兽吧?”

朱正廷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再在回复框里输入新的内容。

但是能让他这个驾驶员小队的现任队长一起来迎接的,那应该还是会有关系的吧。

 

第二天范丞丞果然如他所料的出现在了训练场,但一个人站在角落里,完全没有要加入他们的意思。

“就是他?”李权哲看了看角落小声的问道。

“应该是吧,”黄明昊快速的对比了一下光脑上的资料,“跟最后一次的照片还挺像的。”

“这么黑还带墨镜,不怕摔倒啊。”

“上课了,”朱正廷拍了拍几个围成一堆窃窃私语的弟弟,“别闲聊啦。”


今天来给他们上课的是退伍的驾驶员欧阳靖和机甲工程师李荣浩,虫洞关闭后欧阳靖成了一个普通的军人,后来和他当时的驾驶员搭档结了婚,现在已经是个有两个孩子的爸爸。而李荣浩据说则是一直没有放弃对机甲的研究,这次自然也被召回了YH基地。

“听说你们都是受过教育的人,那肯定都知道我是谁了。”欧阳靖一边说着做了一个夸张的动作,把两手举高在头顶围成了一个圈。

学员们发出了一阵笑声,大声的回答道:“零!”那是欧阳靖曾经驾驶过的机甲的名字,不过在十多年前那场和怪兽最后的战斗中已经报废了,但在它彻底退役之前,也是所有驾驶员学校的孩子们憧憬过的对象之一。

“你们为什么要提欧阳老师前任的名字?”李荣浩开玩笑道,“那我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姓李,负责YH基地大部分的机甲设计和维修。那今天我们——唉后面那个, 你是学员吗?”

空气似乎凝固了一秒,朱正廷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紧张的和其他人一起看向了训练室的角落里。但范丞丞并没有像他们猜测的那样多说什么,而是一言不发摘了墨镜走上前来,然后站在了他的身后。

他注意到李荣浩和欧阳靖的表情有一瞬间似乎有些变化,但范丞丞应该是做了什么,李荣浩稍微点了点头,接着便略过了这个话题,像无事发生那样继续讲起了今天的课程内容:“今天先从模拟器开始介绍起吧。”

“我们知道由于机甲猎人的体积太过庞大,单靠一个驾驶员是无法完全操控,很容易造成神经信号过载,这也是为什么需要两个驾驶员共同驾驶的原因。”

“十多年前的第一代控制系统,对两名驾驶员连接的同步率要求很严苛,因此大部分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父子或者夫妻,但是在这么短时间内在你们中——”李荣浩刻意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在他们中扫视了一圈。

“不要吧,”站在他旁边黄新淳小声嘟囔道,“我还是比较喜欢漂亮姐姐的。”

“没关系我们可以一组,”李权哲迅速的接过了话头,”毕竟我是你爸爸。”

由于正在上课没办法动手,黄新淳只能小范围的掐了一把李权哲肉嘟嘟的脸。但这哥们手劲儿不小,他松手之后李权哲的脸上便出现了一个明显的红印,朱正廷差点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呵。”

有那么一瞬间,他好像听到范丞丞在他身后笑了一声又好像没有,他下意识的便转了过去,但只看到了范丞丞一如既往面无表情的脸。反倒是这样突然的对视让他有些尴尬,只能僵硬的又转了回来。

“不过在虫洞关闭的这些年,我们没有停止对神经元连接系统的更新。”

“所以每年YH实验室大量‘生物科学方向’的支出其实都是花在了这玩意儿上?”欧阳靖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排列整齐的一排模拟器,问道。

“对,我们有计划把这项技术投入民用,所以对驾驶员的要求现在降低了很多。”

“其实在虫洞关闭之前你们就已经在做这方面的研究了吧?”黄明昊插话道,“所以在学院的时候始终没有让我们选择搭档。”

“这都被你们猜到了,”李荣浩笑了笑,接着解释道,“战争时期,有很多优秀的驾驶员因为搭档的原因最终退出军队。这种连带的损失对驾驶员资源是很大的浪费。所以我们开始尝试降低神经元连接的同时,也没有让你们那么早就固定搭档。不过目前的操作系统对双方的默契要求比以前大大降低了——”

“太好了,”丁泽仁松了一口气,“我可不想看雯珺脑袋里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同样是驾驶员学校毕业的毕雯珺后来学了仿生学,每天的日常都是分析各种生物体结构和功能,有时候说出的话让觉得“狗叫了就是叫了没那么多意思”的直线思维的丁泽仁有些毛骨悚然。

“但还是会进入表层的意识,如果互相不信任或者两人的精神强度差距过大,还是可能会连接失败。不过说这么多也没什么用,你们先两两分组吧,试试看能不能达到初级的连接。”

“我,我也要吗。”毕雯珺迟疑的举起了手,“我记得通知我来是去技术部,我是学生物的……”

“对啊,”学机械设计的黄新淳接茬道,“我应该也是技术部的吧?昨天设计图都发给我了。”

“现在受过训的人手不够,”欧阳靖道,“指不定哪天你俩就得上战场了。”

欧阳靖的话音刚落,像是被灌入了冷凝水一般,朱正廷的心突然就沉了下去。或许是因为旧金山距离太远,至今为止他对怪兽的入侵其实并太多实感,也没有他们正在一场已经开始的战争中的自觉。

但事实是,从太平洋底的虫洞再次打开的那一秒,牺牲和危险就已经在门口随时等候了。

“你俩先凑一对吧,剩下的大家自由分组。”

黄明昊走过来拉他一起去训练,剩下的李权哲和丁泽仁凑了一堆,而新来的范丞丞自然的便站在了角落里。两位指导员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情况,李荣浩跟欧阳靖商量了几句,说道:“那丞丞你跟欧阳——”

“范丞丞,你和朱正廷一组。”

原本应该还在西海岸的杜华突然出现在了训练室里,虽然只是几秒就消失的全息投影,但这句指令还是让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热热闹闹的分组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小朋友你想不想看看我儿子昨天画的画?”欧阳靖第一个做出了反应,笑嘻嘻的拉着黄明昊往旁边的模拟器走了过去。其他人也纷纷开始了行动,只剩下他和范丞丞还站在原地。

但两人都是迟疑着的,他原以为范丞丞会像昨天那样无所谓的率先登上模拟器,但转念一想,这样什么都不愿意暴露的人,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向陌生人开放自己的大脑。

“那我们?”朱正廷小心的发出提问,他注意到范丞丞的脸色似乎变得有些僵硬起来,但最后还是和他一起带上了连通头盔。

 

他们先进入了他的记忆,一闪而过的蓝色大雨里范丞丞冷漠的侧脸,然后是YH基地的调任通知,接着是鲜红的break news:怪兽重返地球。

“百分之二十七,好,稳定上升到三十了。”模拟器外看着监测面板的李荣浩开启了下一个连接单元,朱正廷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敞开了自己的大脑。

记忆继续往前走,他看到自己在军校课堂上随手在文献上涂下一只歪七扭八的怪兽,刚画了一个脑袋又迅速欲盖弥彰的涂成一片黑色;看到休假回家被姐姐拉去看电影,电影屏幕上暂停了白发杀手的笑容,

“百分之三十七,三十八……”

时间倒退得越来越快了,军校的录取通知和志愿表只有模糊的几个光点,中学生活更是浓缩成了鲜艳色彩的模糊几帧,然后画面便停留在了机甲学院的毕业典礼上。

“连通度百分之四十,输出端A稳定性下降,开始转向输入。”


世界突然变了

像是地震,又像是有谁突然念了咒语,所有的一切开始崩塌。上一秒朱正廷还能看到从学院院长手里接过毕业证书的自己脸上勉强挤出的笑容,下一秒一切就变成了一片雪白

剧烈的疼痛突然袭击了他,他听见人群嘈杂的声音,有谁在角落里小声的哭泣,但他什么都看不见,视线所及之处只有一片残忍的白色。

“可以了,停下来吧。”他不知道那是谁的声音,一部分的他想要大声拒绝,但另一部分的他本能而又可耻的想要赞同,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没办法坚持下去。

“掉到百分之十五了,再强求也没有用。”李荣浩停下了他和范丞丞之间的连接。有那么几十秒钟朱正廷还停留在那个白色的世界里回不过神来。他的后脑勺持续的闷痛着,耳边似乎还能听到那若有若无的哭声。

“你还好吗?”欧阳靖递给他一杯热巧克力,“其实第一次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很好了。”

连接失败的副作用比他想象得要大的多,不光是精神,连全身的肌肉都受到了影响,朱正廷差点没拿稳那个杯子。他向四处张望了一番,并没有看到范丞丞的身影,忍不住问道:“他怎么样?”

“挺好的,李老师和你们杜上校一起领走单独教育了。”

“他……”话还没说出口,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几行文字,那是写在操作指南第二页上的内容——传感器不仅使驾驶员的记忆互相连通,还会传感驾驶员实时的精神状况。

“说实话看刚才的数据,我也不敢保证我能承受的住和范丞丞精神对接。他的状态,太……”

欧阳靖思考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到合适的措辞,最后摊开手无奈的笑了笑。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

=tbc=

03

评论(20)
热度(244)

© 蒙脱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