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喜欢 到此为止

[丞廷]Engel's Coefficient (完)

Engel's Coefficient

 

第一个发现范丞丞胖了的其实是他自己。

这是必然的,身为一个准备出道的艺人,对自己的体重肯定是应该心里有数。下颌的线条,小腿的弧度,腹肌的轮廓,增长的体重随时都会在这些地方加上突兀的一笔。更何况还有练习室和宿舍里随处可见的体重计,就算不那么肯定,只要往上一站就能拿数字说话。

范丞丞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大家都已经熟睡的深夜,偷偷遛出寝室检验自己近期的成果的。67Kg,好吧,他小小声的叹了口气,的确是比来之前重了一点。

那明天开始不吃晚饭好了。

 

第二个发现范丞丞胖了的是好久不见的泡泡社区的工作人员。大概是因为其他的练习生总是朝夕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对于这种循序渐进的过程就不如只看到了开始和结局的工作人员敏感。那天他像往常一样鞠躬道了你好,却被对方仿佛是第一次见面从头发梢打量到了脚趾甲。那宛如断层扫描一般的眼神让他倒抽了口凉气,刚想拔腿逃跑就被拦住了脚步。

“丞丞……”小姐姐一脸欲言又止,“你是不是胖了?”

让我们恭喜这位选手正中靶心,拿到十环的好成绩。

“是……”范丞丞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胖了两斤,我有在减肥了!”

“真的啊?”对方的语气有些怀疑,“但是我怎么觉得……好像不止啊?”

 

然后就有了第三个、第四个、第五六七八个……分别是隔壁宿舍的毕某某,和他同样一心向拉的王某某,very good的队友ABC……

再后来,再后来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发现了范丞丞长胖了这件事。

哦你说他的好队长朱正廷,不好意思,朱正廷是全世界的最后一个。

但是真要说起来,假如范丞丞那天没有日常嘴贱又一次迎来他亲爱的哥哥爱的暴打,他长胖了这件事可能还能再瞒那么一两天,大概。

 

那是竞演结束后的夜间闲聊,大家横七竖八的在宿舍里围成一团开始瞎扯淡。范丞丞安逸的躺在朱正廷的大腿上,一边竖着耳朵听丁泽仁故弄玄虚的讲鬼故事,一边伸手从他哥手里的薯片袋子里掏东西吃。

只听河南人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道,“然后那扇门,就突然开了……迎面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这个东西朱正廷很熟悉的,你们猜是什么?”

“gucci?”

“我猜是面膜。”

“猪!”

“穿gucci敷着面膜的猪妖!”

“就你话多!”原本紧张兮兮的朱队长听了这话突然非常手痒,于是他遵从本心给了全偶像练习生最会接梗的未成年一记爱的暴打。

范丞丞从善如流的发出了一声惨叫,不过他今天的表演有点太过走心,真情实感到可以参加演员的诞生。吓得朱正廷连忙掀开他的睡衣查看伤势,“很疼吗?”他哥心疼道,“好像有点红啊……是不是我太用力了。”

“没有!”被当众扒衣的范丞丞面红耳赤,“真的不会痛……”

“你让我看看啊?我刚才感觉自己没控制好力度,就看一下。”

 

于是画面突然变得有一点微妙。

在一群年轻男孩的围观下,两个帅气的男同学,一个红着脸揪着自己的睡衣紧紧不放,另一个抓着他的手,不时发出“就让我看一眼”的请求,双方僵持不下,谁也说服不了谁。

终于有热心的围观直男群众再也受不了这诡异的氛围挺身而出,勇敢揭发道:“他肉那么多怎么会痛啊?你们还要不要听鬼故事了?”

“怎么会,我们丞丞很瘦的啊。”朱正廷下意识的反驳道,“打上去都是骨——”

等一下,朱正廷迟疑的停顿了,他缓缓的转过头看了一眼嘴角还挂着薯片渣的范丞丞。

“丞丞,你是不是……胖了?”

 

范丞丞当然是胖了,而且胖得有点多。

在被队长一把拉出宿舍直奔最近的体重计然后残忍的揭露了当前净重76Kg的惨痛现实后。范丞丞不得不面对来自朱正廷发自灵魂深处的质问。

“20斤!食堂的饭有那么好吃吗?”

这该怎么说呢……范丞丞陷入了沉思,其实是也不是。经过了和鱼与薯条一起仰望星空的英国高中,又在泡菜和炸鸡里徜徉了一年,整整齐齐的三菜一汤的确很顺眼。但要说真那么好吃到能一口气从福西西吃成发福西西,这也太没道理。

而且他长胖了这件事,老实说跟食堂关系也不大。

 

在发现自己重了并且决定开始不吃晚饭的那天,范丞丞其实是下定了决心的。毕竟在韩国练习的时候,节食减肥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做过。下午五点半,他跟其他一起训练的队友暂时道了别,然后关上了练习室的门,喝了两口水,打开音乐坐在地上自己开始了新一轮的练习。

在他开始反复纠结一句歌词该在哪里换气时,练习室里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接着朱正廷开门走了进来。“你怎么还不去吃饭啊?”

“我今天不想吃了。”范丞丞从歌词里抬起了头,努力语气平淡的说道。他下意识的不想告诉朱正廷自己胖了所以在节食这件事,毕竟听起来真的有点丢人。

“训练再忙饭还是要吃的啊,”朱正廷善解人意的自动进入了“弟弟压力太大吃不下饭”的剧本,一把把范丞丞从地上拉了起来,“你现在训练量这么大,不吃晚饭晚上怎么撑得住?”

好吧,范丞丞想,就今天一次。

 

但是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后来范丞丞开始习惯一日三餐都和朱正廷坐在一起:早饭是同宿舍早起的某位幸运的被大家一起奴役的小伙伴带回来的全时套餐,午饭是在练习室门口探头的朱正廷一句“丞丞,该去吃饭啦”后的食堂,晚饭是一大伙人瞒着工作人员偷偷一起叫的外卖——廊坊大厂附近所有配送范围内的外卖店,估计到节目结束的时候,能被他们按字母顺序排列从头到尾再从尾到头都吃一遍。假如有人问:来参加偶像练习生,除了业务能力进步和认识了很多朋友以外你还有什么收获啊?那范丞丞肯定要说——我的一日三餐,托这个节目的福,变得非常规律了。

但是这样的规律并没有持续太久,原因倒不在于范丞丞,反而是一开始天天抓着他要他好好吃饭的朱正廷出了岔子。

 

范丞丞记得那天傍晚,应该是因为他和新的竞演小组成员之间配合的细节问题迟迟没法解决,所以不得不跳过了晚饭。不过他还是跑到隔壁练习室跟他家小队长打了个招呼,说今天没法一起吃饭让对方自己去食堂,然后才又回到了练习室继续一二三四。

但是等到范丞丞踏着秒针在这一天最后的几步道路回到宿舍,却发现不仅是朱正廷,连黄明昊和黄新淳都不见踪影。他虽然有心想知道小伙伴们都去了哪里,可这一天的练习量实在有点太大,此时他实在太过疲倦,好不容易在半梦半醒间洗完澡躺在床上,刚想着他们是不是一起去哪儿吃好吃的了居然不带上自己,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没想到的是,在这个夜晚的后半段,原本安静的宿舍楼走廊上却突然响起了一阵嘈杂的声音,接着他们宿舍的门被打开了,有人开了灯,不过很快就被重新关上。

 

范丞丞在钥匙开锁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过来,不过依然困得睁不开眼睛。视觉被关闭的时候听觉总是异常灵敏的,于是他听见朱正廷压低了声音在对谁说话:“别开灯啊,丞丞应该已经睡了。”

“他一睡着谁叫得醒……没开灯你小心点别撞到了。”

“是啊,我感觉我好像都听到他在说梦话了……正廷你要喝水吗?”

“不用了,我这就直接睡了……你们也早点睡,折腾大半个晚上了,明天还要训练啊。”

“你们这是去哪了?”范丞丞的重启进程终于结束了,在一片浓密的黑暗中他默默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对着这群把他一个人扔在宿舍一整晚的朋友们闷闷地开了口。

大概是因为他的语气太过幽怨,又可能是因为有的人本来胆子就比较小,他的话音刚落,朱正廷就发出了一阵尖叫——“大半夜的你装神弄鬼是想干嘛?”

 

在宿舍的灯被重新打开之前,范丞丞觉得自己可能挨了自家队长大于或等于五次的暴打,但是今天的拳头似乎比往常力道弱了不少。他心里有些疑惑,不过灯一亮他就明白了过来,正把他按在床上暴打的朱正廷脸色是异样的苍白,只不过是小半天没见,嘴唇就裂出了几道带着血丝的小口,再往下看,那只虚扶在他身上没有用力的手,手背上贴着白色的输液贴。

“朱正廷你去医院了?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为什么不叫我?”

一连串的问题被范丞丞一口气抛了出来,但此时坐在他床上的朱正廷的脸色却变得有些尴尬。小队长朝他僵硬的笑了笑,然后试图转移话题:“丞丞你还没睡啊?”

“睡了又醒了,黄新淳,”看对方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范丞丞果断的更换了询问对象,“你们大半夜的去医院干嘛?怎么半天没见这家伙就成了这个样子?”

“你让他自己说吧,”黄新淳翻了个白眼,“大吃大喝到去医院洗胃的人我也是头一次见。”

“就是……就是那个……”朱正廷咬了咬牙,“哎呀就是今天你不是没跟我去吃晚饭,我就懒得去了,半夜回来碰到他们两个感觉特别饿,看到你已经睡了我们就一起叫了外卖。结果我吃多了,所以就,就去医院了,没什么特别的!该睡觉了别再说了啊。”

 

范丞丞沉默了一会儿,他不知道到底是应该先diss一下抛弃自己开小灶的队友们,还是应该先问问朱正廷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他犹豫着,最后终于还是找到了故事的源头。

“那我明天晚上会记得去找你吃饭的。”

于是等到范丞丞突然发现自己的腹肌线条有些模糊的时候,他的节食计划已经彻底变成了三餐要吃好,每天准时到食堂报道。打菜的阿姨对他的印象应该比较nice,经常给他多打两块红烧肉。从小被教育不能剩饭、要尊重农民伯伯劳动成果的男孩对着餐盘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举起了筷子。

“红烧肉好吃吗?”坐在他对面的朱正廷一边说着一边夹了一筷子西红柿炒蛋过来,“这个挺好吃的,你尝尝看。”

well,fine,alright,and그래 。既然节食减肥似乎已经失去了可行性,范丞丞决定要想想别的办法。他纠结来纠结去,期间殴打了几次聚众半夜吃外卖还越来越瘦的队友泄愤,最后给范冰冰打了个电话。

“减肥无非就是管住嘴和迈开腿,既然饭不能不吃,那你就加大一点运动量呗。”

冰冰姐姐说得很有道理,但刚挂了电话范丞丞突然就痛苦的发现,这……恐怕也不行。

因为他最近……好像完全没有了运动量。

 

又一次和very good的成员们一起在练习室里坐了一整天后,范丞丞踢了踢已经失去知觉的腿,对着来找他吃饭的朱正廷伸出了求助的手。

“我很累了你自己站起来嘛……”朱正廷摆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但依旧非常自然的抓住了他。可没想到的是,在站起来的那一瞬间,两个人踉跄了一下,还好他急忙抓住了扶手,才没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我突然不想吃饭了,你自己去吧。”他赌气道。

“那我自己去食堂了啊……”不知道弟弟的情绪是从何而来,但这幅垂头丧气的样子的确不太好看,朱正廷一边说着一边顺手把他长得有些过分的刘海往旁边拨了拨,让它们不要挡住那双现在写满了不开心的圆眼睛,“你不去我去找别——”

“我去啊,我为什么不去。”话还没说完,他就拉起朱正廷直接往外走,“该走了,再晚什么菜都没啦。”

 

这天晚上,范丞丞躺在床上反思过去的一天。

今日运动量:宿舍到练习室,练习室到食堂,食堂到练习室,练习室到宿舍。

然后就没有了。

吃早饭了吗?

吃了,吃的全时套餐。午饭也是队友带的全时。

那吃晚饭了吗?

……他突然不想面对这个问题。虽然跟朱正廷一起走进食堂的时候,范丞丞的确连餐盘都没拿,只拿了瓶水和水果。但是实在抵不过——

“诶丞丞,今天这个木须肉挺好吃的,阿姨给我装了好多,你要不要试试看?”美食推销员举着筷子对他说“啊——”,好吧,范丞丞想,那我就吃一口。

吞下那一筷子木须肉的时候,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行弹幕。

这段情节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于是范丞丞就这么顶着成为练习生以来最过分的体重,出现在了第二次竞演的现场。训练的日程很赶,他已经好几天都没睡好觉所以脸肿得不行,staff又给画了个一点都不显瘦的妆。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忧心忡忡,一不留神就在采访中说出了最近最刻骨铭心的那个数字。

只是现在的他暂时还不会知道几周之后全国人民都会听到这段采访,而“二十斤”将会成为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无论走到哪都绕不过去的一个梗。这一秒的范丞丞更关心的是,朱正廷看过他站上体重计之后的数字,突然变了的脸色。

“范丞丞你真的不能再吃了,你看你都胖成什么样了?”

是不能再吃了,范丞丞揉了揉自己的确有些像某个队友靠近的脸,默默点头表示赞同。

“我会监督你的,”监督员的声音里充满了斗志,“以后你吃什么都得先问我,我说能吃才能吃, ”朱正廷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明白吗?”

那只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有修长有力的手指,往上连着线条流畅的小臂,突出的腕关节上抻着一层薄薄的皮肤,白生生的,隐约还能看到下面走行着的青蓝色的血管。

他突然就饿了。

“朱正廷,我想吃排骨。”

“要椒盐的。”

 

=fin=


521快乐!

今天想念一下大厂限定的胖小孩和他的小队长。

评论(10)
热度(435)

© 蒙脱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