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喜欢 到此为止

[丞廷]Leviathan 03

环太平洋paro

01 02

这天的训练并没有到此为止,尽管第一次和另一个大脑互相连接的确消耗了这群年轻人大部分的精力,但在剩余的时间里,他们依然接受了大量的理论课程。毕竟谁也不知道下一次怪兽登陆的倒计时已经走到了哪里,而眼下能驾驶机甲进行战斗的驾驶员的数量屈指可数,身为距离驾驶员最近的预备役,他们自然应该抓紧时间争取尽快填补上这一空白。

范丞丞却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不管是在训练室,还是在YH基地的其他任何地方,都再也没有人见到过他的踪影。朱正廷甚至有点怀疑那个仍然强硬的留在他的记忆中的纯白色的世界,到底是不是他的幻觉。

不过他很快就没有什么时间再去操心这位朋友的行踪了,每天繁忙的训练和越来越艰难的模拟练习已经占据了他全部的精力,完全没有心思去思考些并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为了防止临时需要驾驶机甲找不到搭档,他们之间的每一个人都互相连接过大脑。虽然期间也出现了种种意外,但这么多次尝试中,没有谁的大脑像范丞丞那样给他留下了那么深的印象。

时间就在不断的训练和“今日无怪兽入侵警报”中匆匆走过,转眼已经是他接到前来YH基地的调令后的第35天。在这一个多月里,西海岸又遭受了两次怪兽的入侵,不过由于及时派出了机甲猎人,最终都成功的在未登陆时就把怪兽击毙在了大洋里。

只是这胜利并不像晚间新闻里描述得那样简单,在两次战斗中,西海岸的防御基地一共损失了两台机甲和一名经验丰富的机甲驾驶员。当地抵抗怪兽入侵的力量因此大大下降,但信号站依然源源不断的从太平洋底接收到新的怪兽活动信号。由于太平洋东岸暂时未监测到怪兽活动,在新的一次怪兽入侵时,YH基地临时抽调了欧阳靖和黄明昊驾驶了零的修复版,名为zero的机甲前去支援。

送走支援小队后,预备驾驶员们纷纷又自觉地回到了训练室里,但朱正廷注意到他的朋友们似乎都进入了一种异常焦虑的状态中。“我怎么觉得心里发虚呢哈哈哈哈……”李权哲干笑了两声,“应该不至于同时两岸都有怪兽入侵吧……”

“不至于这么惨吧。你放心吧,我们基地又不是空了,还有一组驾驶员在啊。”他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以示安慰,“而且咱们这里离GR基地也很近,就算出了问题也会来得及支援的。”

但没有人想到的是,在这天深夜,这一个多月来从未响起过的象征着有怪兽入侵的警报铃突然爆炸开来,在YH基地上空不断的回响。

他们匆匆赶到作战室时,由驻守的两名正式驾驶员驾驶的机甲papillon已经出发了,李荣浩和杜华正一脸凝重的站在连接了机甲影像系统的屏幕前实时指挥着战斗。和从西海岸传来的情报一致,这一次卷土重来的入侵者们明显比曾经被人类打倒的那些要进化了不少,拿眼前正朝着YH基地气势汹汹的前进的家伙来说,它拥有了更大的体型和力量,甚至还有坚硬的外甲壳和沸腾的酸液。缠斗中,人类的武器并没有占到太多的优势,只是守住海岸线不往后退就已经很是勉强。

“已经向GR基地发出求救信号,半小时之内会派artist前来支援。”

“papillon左臂外甲脱落!暂不影响正常驾驶。”

“欧阳驾驶员回复,已从旧金山出发,正在全速返回。”

作战室里不断的响起新的信息汇报,他们自觉的站到了角落里,不敢打扰眼前紧张的一切。但再次响起的警报铃却打破了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平衡,“这什么意思?”杜华敲着正竭尽全力尖叫着的警报铃生气道,“我们基地连怪兽入侵的警报铃都坏了吗?”

“杜上校,”一向冷静的李荣浩的声音此刻突然有些不同了,“恐怕它并没有问题,”他一边说着一边放大了实时怪兽活动信号地图,“有另一只怪兽,正在朝着我们的方向来了。”

系统很快测算出了怪兽前进的速度,大概在二十分钟后它就会进入YH基地的海岸线。但不管是GR基地的增援还是正在回程的zero,都不可能在二十分钟内赶到现场。而正在和怪兽缠斗的papillon此时依然没能占到太大优势,甚至几次差点被对方牵制击中要害。

“我们还有机甲吗?”杜华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开口问道。

“有,”李荣浩点了点头,“机库里还有一台mask,还没正式投入使用的。”

“那朱正廷、丁泽仁——”

突然被叫到名字的瞬间,朱正廷的大脑其实是一片空白的。但身体却先于大脑做出了反应,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坚定但微微颤抖着,回答了一声:“到!”

“做好准备,十分钟后驾驶Mask协助papillon抵抗怪兽入侵。”

这是朱正廷第一次登上一架真正的机甲,尽管已经在模拟器上无数次的演练过如何操控它,但他的心里依然无法平静下来。他带上连接头盔,开始向搭档敞开自己的大脑。

无边无际的白色在他的记忆里一闪而过,接着是那场蓝色的大雨,break news,军校,学校生活,驾驶员学校毕业典礼……然后他看到了丁泽仁的部分,和曾经在训练中看到的东西一样,他们没经过什么波折就达到了连接的稳定。巨大的深蓝色机甲缓缓开始了动作,然后它便开始一步一步,稳稳当当的向大海深处走去。

有了mask的支援,papillon很快在和怪兽的缠斗中占到了上风,三分钟后,他们便摧毁了怪兽两个次级大脑中的一个。两台巨大的机甲默契的交换了位置,由papillon迎战新进的来访者,mask则负责对付已经受伤的老将。

“好像比我想象的简单一点……”他们用mask携带的利刃又一次轻松摧毁了怪兽的另一个次级大脑后,一直紧张的沉默着的丁泽仁终于开了口。“已经没了两个次级大脑了,这哥们应该不会动——”

他的话还没说完,怪兽带着硬刺的尾巴就狠狠的甩在了mask驾驶舱前的隔层上,用目前最为坚韧的纳米材料制作的透明隔层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危险的裂痕,驾驶舱里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驾驶舱防护损伤百分之八十!”

“小心,”朱正廷连忙操纵机甲向后退去,“它尾巴上的刺比——”驾驶舱又一次迎接了来自敌人的一记沉重的尾击,这一次防护隔层上的裂缝成了一个大洞,猎猎的大风从中涌了进来,他差点就没站稳身体。

“怎么回事?”丁泽仁拉了他一把,不解的问道,“按理来说运动中枢应该已经被摧毁就不会动了吧?”

“它的运动中枢在腹腔里,是单独的结构。”耳机里突然传来了一个新的声音,朱正廷觉得有些熟悉,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那究竟是谁,可这也不是他可以胡思乱想的时候,他连忙接着问道:“有具体的定位吗?”

“没有。”这回是毕雯珺的声音了,“我们也只是推测应该在腹腔里有另一个结构支配运动,但具体在——”

“丁泽仁,准备下机。”杜华强硬的打断了他们的对话,“朱正廷,做好重新连接的准备。”

“这不可能的,就算——”那个陌生的声音又说话了,但YH基地的总指挥似乎并不打算给他辩解的机会,也不打算让正在Mask驾驶舱里的两个驾驶员再继续静止下去,又强硬的重复了一次之前的命令。“丁泽仁,下机。朱正廷,五秒后开始重新连接。”

“但是这里没有第三个人可以——”他匆匆环视了驾驶舱,并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可以和他连接神经元系统的大脑。防护隔层上个的破洞外也依然只能看到怪兽巨大的身躯,并没有什么人正在靠近。朱正廷看着丁泽仁一头雾水的退出了连接系统,mask原本高举着的左臂也缓缓的落了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准备迎接一个未知的大脑。

一整熟悉的疼痛突然袭击了他,但这一次却比之前要减轻了许多,至少是在他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他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白色。

世界仿佛被静止了一般,朱正廷打量着四周,上一次连接时听到的哭声似乎不见了,他的耳边只有自己的心跳声。他小心翼翼的开口,说出了一个名字。

“范丞丞?”

“是我。”

=tbc=

评论(16)
热度(237)

© 蒙脱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