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喜欢 到此为止

【丞正成人礼 06:16】四次朱正廷叫范丞丞起床,一次他们一起睡过头了

感谢上一棒 @kilo7 

小朋友生日快乐❤

四次朱正廷叫范丞丞起床,一次他们一起睡过头了

01

朱正廷第一次去叫范丞丞起床,是在范丞丞刚来乐华没多久,和大家都还不那么熟悉,平常也不怎么说话的时候。

大概是因为这哥们第一次亮相就又是墨镜又是貂的实在有点太过冷酷炫,虽然他并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过什么争执,但有那么一段时间,范丞丞的确基本都是独来独往的。他本人对这个独行侠的状态似乎也没什么意见,相反的,甚至还有一点刻意保持的意思。

 

朱正廷记得那天都快上课了还没在教室看到范丞丞的影子,他记得早晨出门的时候这个弟弟似乎是还没有起床。因为是个比较重要的课程,缺席会影响接下来的进度,他有些担心,便掏出手机给范丞丞打了个电话。

但电话里的等待音一直响到了自动挂断都没人接。不会真的还没起床吧……朱正廷一边想着一边就下意识地朝着宿舍跑去。

果不其然,他刚推开门就看到了床上被子里鼓起的一大坨,而范丞丞的手机正可怜兮兮的躺在地上发出无谓的叫嚷,只是它的主人依然还在沉沉的睡眠中。他走到床边,掀开被子推了推沉睡王子,轻声叫道:“丞丞?丞丞?该起床啦?”

在他持续骚扰下,范丞丞终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大概是被突然叫醒还有点不高兴,伸手就想把被子拽回来。朱正廷有些哭笑不得,只能继续说道:“迟到啦,已经八点半了。”

“啊?”那双前一秒还写满了“我很困,闭嘴”的眼睛突然睁得老大,范丞丞猛地坐了起来,然后“咚”的一下撞到了他的额头上。

痛是他的第一反应,接着有点儿晕。朱正廷一边想着这孩子是不是练过铁头功,一边笑着对一脸慌乱伸着手想要摸摸他估计已经红了的额头但又不敢的范丞丞说,快去洗漱吧,现在跑过去应该不会迟到很久。

 

这天剩下的时间里范丞丞似乎一直都在看他,应该是有什么话想要对他说。但视线对上的时候却总是一言不发的又默默挪开。下课后朱正廷跟其他朋友说了声不一起去吃饭了,然后特意的落后在了向外涌出练习室的人群后面。

他刚走出没多远,身边就响起了一阵犹豫的脚步声。

“你是有什么话想说吗,范丞丞同学?”

02

第二次则是在朱正廷出发去参加produce101的那天早上。

其实为了方便公司管理,他和其他几个参赛的练习生在前段时间已经统一搬了宿舍。范丞丞帮他收行李的时候一直不太高兴,气鼓鼓的嘟着嘴在他的行李箱里撒气。眼看着本来就快要塞不下的行李箱被越翻越乱,朱正廷连忙宽慰道:“你还是可以来找我玩的啊,只是不住在一个套间里了,又不是隔得很远。”

“但是我要是快迟到了你就不会再叫我起床了。”

 

范丞丞说得没错,虽然朱正廷的确偶尔会想到这个每天都起床困难的弟弟今天迟到没。但他这段时间忙得天昏地暗,基本做到以练习室为家,连回宿舍的机会都很少。范丞丞好几次来宿舍找他玩都没碰上面,反倒是终于有一次在练习室碰到闲聊了好一会儿,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人阴阳怪气他搭上了高枝肯定出道无忧。

朱正廷这才知道那个认识了以后就和高冷酷炫一点都没关系反而有点傻乎乎的弟弟的背景,知道了为什么范丞丞虽然从没有当过练习生,却对这个娱乐圈的一切都比他要熟悉得多。

口不择言的说出“我们稍微,不要走得这么近一点吧”的下一秒他其实就后悔了,没想到对方真的非常配合,甚至完全不打算给他解释的机会。一直到他出发前的只一天都真的没再和他有过任何的交集。

即将开始的比赛是全封闭式的,既不能离开,也不能擅自和外界沟通,他不敢保证自己能走多远,但肯定要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范丞丞了。于是在出发前的这个早晨,朱正廷终于回了一次原先的宿舍。

“找丞丞吗?他还在睡。”给他开门的室友看到他的时候有点惊讶,但也很快就反应过来他的来意。

范丞丞的床上依然是那熟悉的那一团被子卷,他看到它的时候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是说我并不是想跟你疏远只是想要避嫌?还是要说我要出发了,要替我加油?

说什么好像都有点不太合适,于是他便在范丞丞的床边坐了下来。装睡的人在被子里动了动,把脑袋也藏了进去,仿佛这样就能逃避一切一样。

有那么十多分钟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一直到朱正廷的手机响了起来催他要准备出发去录制地。他从床边站起来,伸手拍了拍被子卷儿,说道“该起床啦,上课要迟到了”。

关上门的那一秒,朱正廷听见身后传来了大概是成了精的被子卷儿发出的声音。

“加油。”

03

第三次就是从节目组被淘汰回来的时候了。

朱正廷是在当天凌晨才回到的宿舍,虽然很累,但冲了个澡以后反而一点困意都没有。他发了会儿呆,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有一点失眠。

终于回到了自己手上的手机里堆满了这段时间的未读提示,在翻完了乱七八糟的加油和询问进度还有打听同期人气选手的信息后,他终于在收件箱的最下面看到了来自范丞丞的一句别别扭扭的加油,过了几天又发了一条,我会一直给你投票的。

朱正廷叹了口气,转头向窗外望去,天空已经开始隐隐发亮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早晨五点三十六,是一个对练习生来说不算特别早也不算晚的起床时间。

他突然决定要去叫范丞丞起床。

 

旧宿舍的钥匙朱正廷其实并没有还回去,但当他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的时候,面前却只有一张空堆着团成一团的被子的单人床。

“你去哪了?”他掏出手机给范丞丞发了条短信,没想到下一秒对方就回了电话过来。

“你怎么可以用手机?”

“我回来了啊当然可以用,你怎么没在宿舍?”

“比赛还没结束你回来干嘛?”

“结束了啊,对我来说。”

电话那头的范丞丞沉默了一会儿,好半天才又开口说道:“我在练习室了。”

“怎么不睡懒觉啦?”他一边说着一边关上宿舍的门朝外走去,声音不自觉地似乎有点轻快了起来。

“没有人叫我,只能自力更生了啊……”

天已经亮起来了,圆滚滚的太阳漂浮在天空中,像咸鸭蛋油滋滋的蛋黄。朱正廷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电话那头的范丞丞可能也听到了,于是他们不约而同的一起笑出了声来。

“一起吃早饭吗?”

04

第四次是在大厂的百万垃圾堆宿舍,准确的说在大厂的那几个月里的每一个早晨,朱正廷都重复着在闹钟里醒来,迷迷糊糊的爬下床,踹一脚下铺昏迷不醒的范丞丞屁股,然后在洗漱回来以后发现破孩子依然还在呼呼大睡,于是展开暴力叫醒活动的经历。

其实也就只有他能叫得醒范丞丞了,这哥们不知道是什么幺蛾子成的精,在每个人都焦虑得厌食又失眠,一个脸色比一个难看的紧要关头,他居然还每天吃饱睡好,睡眠质量尤其过硬。有一回隔壁宿舍大晚上睡不着跑来串门,那会儿范丞丞已经先睡了,一群人在他床边蹦迪都愣是没把他吵醒。

结果这哥们第二天起床以后知道他们昨晚玩得很嗨,还反过来怪其他人不叫他起来。“你们怎么都不带我玩?”范丞丞愤怒控诉,顺手从旁边的小伙伴手里抢走一包垃圾食品。

但他还没来得及打开包装就被朱正廷眼疾手快的没收了回去,“跟你说了这不能吃了,而且他们都叫你了啊,是你自己没醒。” 

“你没叫我啊,你一叫我我肯定就醒了。”

“我得踹你你才会醒吧,对了,”朱正廷突然想起了前几天采访被弟弟们控诉打人很痛的事来 ,“我每天那么踹你你不疼啊?”

“其实挺疼的,”范丞丞一脸真诚的回答道,“你没看我都疼得不敢坐下了吗,估计都被你踹青了。”

“你刚刚还说坐太久腿麻了让我拽你起来呢,”朱正廷顿时有一点无语,“知不知道你现在很重拉你一趟很累啊。”

“是吗,”大男孩无辜眨眼,“那麻烦你了。”

05

但朱正廷百试不爽的“范丞丞叫醒技术”终于还是遭遇了滑铁卢。不过并不是在宣布出道后通宵庆祝四点才昏昏入睡的早晨,也不是时差错乱的异国夜晚,反而是在某次工作的间歇,后台休息室那张其实有点窄小,也不算松软的旧沙发上。

staff通知二十分钟后开始拍摄,让他们准备一下的时候,范丞丞正躲在备用的休息室里补觉,朱正廷在后台绕了一圈才终于在角落找到了他。本想像往常一样一脚踹醒,不过想想这孩子最近活动多得连轴转,黑眼圈深得每次化妆都要被cody姐姐教育年轻人也要好好休息,突然就心软了下来。朱正廷看了看时间,距离开始工作还有十七分钟。

让他再睡十分钟吧,这么想着,他便也在那张沙发上坐了下来。

但大约是休息室里没开灯有点太暗了,又或者是因为最近他自己也工作多睡得少也有点犯困了,也可能是他旁边的范丞丞睡得实在太香,而且迷迷糊糊的还倒在了他的身上的原因。本来是来叫人的朱正廷,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一起睡了过去。

距离开始拍摄还有三分钟。

距离staff姐姐冲进这间休息室,一把打开日光灯,把睡成一团的两位朋友一起摇醒还有一分二十秒。

距离这个故事结束还有一个句子。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时此刻,他们是在彼此的梦中的。

 =fin=

交棒 @千枫晚映 

评论(15)
热度(758)

© 蒙脱石 | Powered by LOFTER